注册 登录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返回首页

非主流宅主的个人空间 http://www.liushishi.cn/?1827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末世小说节选

热度 1已有 451 次阅读2013-6-8 20:26


这是宅主正看的小说,很震憾,也很残酷,相信美好世界不要看﹗我己经过太多次震动,能稳住,能从中发现人性的光辉与不灭的灵光,你们若很少接触这类型书籍,它会改变你们的价值观,思想会遭到改变、冲击,留下阴影。(末世文,虐一切…)这不是很好的体验。境界不到会入魔(做恶梦。)!
 (错别字己修改)松州的地貌是嚓斯特地形,大多数都是裸露的石头,标准的碳酸盐岩,风光秀丽,但是并不适合植物生长,所以植被相较起玉州、宁州、林州而言少了许多,这就造成逃亡队所能获取的食物锐减,平时还能吃一些草根树皮,可是在松州,草根树皮也不好找,有时候甚至要拿树叶来充饥!
    苦啊,在松州的山间逃亡的确比林州安全得多,但光是安全又如何,逃亡者都快饿得疯掉了,每天赶路的十四个小时里面,他们走走停停,时间大多都拿去搜寻可以会用的植物,真正赶路的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每天都朝邕州缓慢地推进着。
    终于,有人再也忍不住了!
    上一世的悲剧再一次重演,那些饿昏了脑袋的人直接就拿那些虫子的尸体去烤熟,然后大口大口地吞下,最后十个里面有九个人都毒发身亡,死状极惨,只有一个是单纯的腹泻而已。
    尽管死亡率高达十分之九,可是依然有越来越多的人铤而走险,无知而又无畏地去吃虫子的尸体,蓝眼巨蚁、悬浮水母、花瓣甲虫、青甲虫、镰刀甲虫、飞龙蚤……等等等的,各种各样被传承者们打死的虫子,都被饿晕了头的饥民割下一块块虫肉去烤欺……
    饥饿是魔鬼,太折磨人了,哪怕饥民们明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也不得不这么做,不吃虫肉,他们可能饿死,既然都是死,那就做个饱死鬼吧!反正被毒死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九,虽然是九死一生,但并非全无活路,也许那个幸运的人就是自己……
    所以,在松州行进的一个星期里面,被虫肉毒死的逃亡者就有八万之多!
    一路上,不晓得有多少人含着泪水把同伴的尸体埋在泥土里,又或者亲手把尸体烧成灰烬……
    物伤其类,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凶险才走到松州,距离笆城不过是百多里之遥,只要再坚持一下,他们就能抵达希望的所在,可是他们却败给了饥饿……
    那白花花,看似鲜美的虫肉,分明就是一剂剂诱人的穿肠毒药啊!
    “吃吧,吃吧!孩子你们多吃一点!”
    一个饿得皮包骨的乡村母亲,烤着香喷喷的虫肉,满脸幸福地对着她那三个孩子微笑着,虫火照在她的脸上,明灭不定,颇为狰狞吓人。
    “妈妈……虫肉好香,比咱们家以前的烧乳猪还要香……”三个十来岁的孩子眼巴巴地看着烤得金黄的虫肉,流了满地的口水,他们这两天来只吃过两簇苦涩的野草,但是因为反胃,全都吐出来了,如今一个个都饿得快要走不动了。
    “没事,妈妈这就让你们吃……”乡村母亲满脸诡异的笑容,像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却又像一个迷失自我的神棍!
    三个孩子接过香喷喷的虫肉,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来,而那个母亲也陪着她的孩子一起幸福地吃着,就像吃上了满汉全席一样满足、幸福、享受。
    五分钟之后,诺大的虫肉都被吃了个精光,母亲为三个孩子擦去嘴角的油腻,慈爱地把他们搂在怀里,静静地等待着死亡。
    果不其然……三个孩子和母亲的七孔全都渗出了黑红色的毒血,浑身形皮肤浮现出一个个可怕的肿瘤,在哀嚎声中,一家人满地打滚,肿瘤破后渗出恶臭的毒脓,然后不消片刻,他们就再也没有了呼吸,扭曲至极地躺在虫火旁过……
    “老婆!阿光、阿明、阿辉,我回来了!老天有眼,我居然逮到了三只松鼠,哈哈,加起来有四斤重,够我们一家五口吃个饱了!”
    远处响起一个憨厚汉子狂喜的声音……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啪嗒”
    松鼠的尸体摔倒在枷……
    汉子那狂喜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双眼呆滞地看着那四具扭曲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中年汉子哆嗦着身体,“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万念俱灰地爬到妻子的身旁,眼泪滚滚落了下来。
    妻子的身体已经浮肿得不成人样,浑身都是腥臭的黄色毒脓,但是中年汉子却知道这是她的妻子,因为她穿着的衣服,更因为她脖子上佩戴着的犬牙,那是夫妻间十五年感情的见证!
    “那是—那竟然是虫肉!老婆!你疯了吗!你明知道虫肉有毒,为什么还要让孩子们也跟着吃!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呜呜,你这个疯婆娘,为什么你不多等我几分钟,为什么!”
    汉子抱着妻儿的尸体放声大哭,不知道因为是愤怒,还因为是悔恨,或者是对自己命运的绝望。
    “这该死的末世,这即将破灭的世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吗!”
    汉子仰着头,望着滚滚翻腾的紫黑色雷云,歇斯底里地颤声哭道。
    他悲愤凄厉的咆哮声,久久地回荡在昏暗的天空,令人颤栗。
    远远地,不少人看到这一幕,无一例外都低下了头,久久地说不出话来,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见识过太多太多的家破人亡了,早已经麻木不仁,可是每看见一次,他们就难受一次……
    后来,这个汉子升起了一把好旺的火,把妻儿的尸体焚烧成灰以后,把骨灰参合着淡水,硬生生地咽下了嘴里,一口一口,他要让全家的身体、灵魂与他同在!
    “我不会死!我要坚强地活下去,要连带老婆、阿光、阿明、阿辉的份一起活下去,只要我不死,你们也不会死!”
    被骨灰涨得难受的汉子流着血泪,仰天咆哮,声震九霄……
    这样的惨剧每天都在上演着,即便是西江大学的传承者们也每天都能听到各种惨绝人寰的传闻, 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也是靠着李佳玉和桔梗催生出来的红薯、土豆过日子,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粮食去帮助那些饿得骨瘦如柴的逃亡者家庭……
    就在出了松州的当天,又有人疯掉了——那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老年男子,他狠狠的看着熟睡的妻子,拿起刀颤抖的砍了下去……竟然把自己的手臂砍了下来!!!!
    然后,他忍着剧痛,亲手将他的手臂切成肉片,放在火上烤熟,兹兹作响……
    他的脸上满是扭曲的痛楚,可是依然关切柔和地看着帐篷里的妻子,他的妻子已经饿得昏迷了过去……
    “牧夕……你嫁给我三十年了,可我总是顾着要工作,要升职,要当局长,冷落了你三十年,可你却对我无怨无悔!逃亡以来,我们两夫妻相依为命同舟共济,虽然很苦很累,,但却是我们最亲近的时候,……牧夕,我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一顿晚饭,这一次,就让我为你做我人生中的最后一顿晚餐!可惜,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中老年男子恶狠狠地咀嚼着自己的臂肉,眼泪簌簌地顺着他的额骨滑落……
    缓缓地,他凑到妻子的嘴边,把咀嚼稀烂的人肉送进了妻子的嘴中……
    那一刹那,时间都静止了,天上响起一个又一个的炸雷, 似乎在为这一幕人间惨剧而默哀……
    很快,得到了食物的妻子醒了过来,虚弱地睁开眼睛,正看到自己的丈夫露出温厚的微笑……
    “阿玉,你从哪里找来的食物?”虚弱的妻子询问着,但她很快就嗅到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她看着自己的丈夫,惊愕地发现丈夫的左臂已经彻底消失,血水染了他一身……
    “牧夕,好好地活下去,我们的孩子还在邕城盼望着我们……”
    中老年男子微笑着,缓缓地倒在了地上,脸部仍然挂着满足的微笑,这一刻他不是威风八面的局长,仅仅是一个守护妻子的温柔丈夫……
    “啊!”
    妻子顾不得身体依旧衰竭,猛地就从地上爬起来,把生死不明的丈夫抱在怀里,像是杜鹃泣血一样发出悲鸣,一遍一遍地呼唤着丈夫的名字……
    出了松州,就进入了邕州地区。
    距离邕城,不过是百里之遥了!
    “邕城在望!邕城在望!”
    “顺着这条公路走!不消两天的时间就能抵达邕城,抵达希望的彼岸!”
    “哈哈哈哈!苍天有眼,苍天有眼,我们终于快要坚持成功了!”
    “一千六百里的路,我们整整走了四十五天!一路上我们失去了多少亲朋好友啊!”
    “阿爸阿妈、阿婆阿爷全都死了,哥哥,只剩下我们两到达邕城,真的……有意义吗,是不是—当初我们就该跟他们一起下黄泉……”
    邕州的植被极其丰富,公路两旁还有不少农庄、农场、果树林,着实让逃亡队欣喜若狂,饿了那么多天,他们终于能找到一些稍微正常的食物,但是越往邕城赶路,人们的心情就愈发复杂起来。
    有狂喜,有振奋,有激动,有彷徨,有迷茫,有担忧,有苦涩,有后悔……
    邕城,希望的所在,可是那里真的如传闻的那样,可以给他们一片净土,让他们不受虫子、尸族的威胁吗?
    一切都是未知,五十多万的逃亡者只能机械性地朝西方走去,他们现在能做的,除了前往邕城,再无别的出路!
 
绝望中,毁灭中,其中最重是真情。
1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冀ICP备17004649号-2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20-1-20 20:38 , Processed in 0.096431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