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du_song2001

[原创] 【原创】为诗宝和唐人量身订做的仙侠小说《青云仙侠传》无不允许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6 05: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天星使者 相赠蓝宝(3)

天星使者脸上显得忧伤无比:“天星族一夜被毁,此事实在令我痛心疾首。唉。。。。。。。。”他似不愿再就此问题继续说下去,精神一振说道:“今日我根据这天星蓝宝的指引来找这有缘人,此人拥有天武人的体魄和tianwang命格的命理。当初造世之时天神留下蓝宝,通灵,红宝,暗黑,幽冥,日晖六颗宝珠和神石。其中通灵与幽冥宝珠具有预知未来的能量,蓝宝与红宝具有水与火的能量,暗黑珠与日晖珠拥有操控黑暗与光明的力量。天神留下六珠此六珠相生相克平衡着天下万物苍生,从此神界与人间再无瓜葛。人类自己掌握着大地,天界神界再不插手人类之事就算万物毁灭,灾难遍地天界神界也都不会出手相助。这蓝宝在天星族已久,今传至我手,幽冥宝珠现在在曲伯家族之手。暗黑宝珠不知去向,通灵,红宝及日晖皆在有大成之象的东方之国大唐的境内。黑心大魔也应该知道这秘密,但我相信他知道的不会太多,集齐五颗神珠就将拥有无穷的力量,可以造福人间,也可以毁灭一切。我手中的蓝宝性格温顺柔和,握住它心念秘诀,它还可以帮助你找到你想找到的人。如今黑心大魔十分强大,根据预知只有拥有tianwang命格命理的人手持圣器才能杀了这恶魔,平息这场人间浩劫,这个人就是他。”天星使者将手指指向了石床上的云儿,祥嫂和尔矢仿佛明白了一切。
他继续说道:“今日我来就是将蓝宝交给他,希望可以帮他做一点什么事情,其他的一切还需要他自己去做。如果找不到五颗神珠,也要阻止黑心大魔集齐五颗神珠,但一定要找到圣器才能杀得掉这恶魔。”
尔矢急迫地问道:“什么圣器可以杀掉这魔君哪里找得到?”
天星使者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其他的还要靠他自己。”说完将蓝宝放到了云儿身边,蓝宝的亮光随即消失了。
紧接着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用油麻布包裹的东西交给了祥嫂,并对她说道:“这是天星族最上层的内心心法,等孩子长大了就交给他吧。将来等孩子成人之时我会来教给他操控天星蓝宝的咒语。但这期间一切还得靠你们保护他的安全,我会去寻找曲伯家族的人,希望可以找到幽冥珠,另外……。”
天星使者顿了一下,面露难色但还是接着说道:“白赤族是好样的,虽然不存在了,但起码保住了这个孩子。”
说完一转身斗篷一遮便消失了。尔矢和祥嫂对于得知白矢族不存在的消息感到悲伤之余还不得不惊叹天星使者的神功,他是怎样做到的呢,一下子就不见了。毕竟对于家园是否毁灭他们心中早有定数。
这时在洞内深处的雨菲已经走了回来,她十分不解地看着脸上写着悲伤和惊呆两种表情的两个人,雨菲拽了拽祥嫂的身角问道:“祥婶婶,你们怎么了?”
祥嫂用手摸了摸雨菲的头歪过头说道:“孩子,你回来了。”然后尔矢说去找些吃的便走了出去,祥嫂和雨菲娘俩坐在了石床上,祥嫂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和天星使者讲的话又对雨菲叙述了一番。
听完这一切以后,雨菲忽然觉得自己肩上似乎多承担了一些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应该就是大人们所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吧。
尔矢不一会儿就摘了些果子带回了天剑洞,大家吃饱了之后,他总觉得还是有些什么不妥,可是这种说不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感觉令尔矢十分疲倦,倚在了石床旁边睡着了。
雨菲对祥嫂说道:“祥婶婶,你也快睡吧,我睡过了,我在洞口处生点火今天我守夜。”祥嫂点了点头对她说道:“去吧孩子,小心点。”雨菲“嗯”了一声,独自一人走向了洞口。
在四周捡了些干柴,雨菲用点火石将火生了起来。她倚在了洞边,夜里的风还是很凉的,她把双手互相伸进了衣袖里,抬着头看着天空。虽然是十分凉爽的夜晚,眼前的星星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亮,都要大,就像深黑色的天空下缀满一颗颗耀眼夺目的宝石,它们撇下晶莹柔和的光辉,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雅致和幽静。
雨菲就这样痴痴地看了许久,不知不觉地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雨菲却没有一丝困意,忽然间天空下起了雾,雾越来越大,大到雨菲已经看不见前方任何东西了。雨菲站了起来,做了这么久腿还真的有些麻,雨菲伸了伸腰,活动活动了筋骨,便舞起了祖传的白赤拳。
只见她举手投足之间还真有点儿女侠的味道,直拳、劈拳、勾拳、摆拳招招漂亮,脚下的步法也十分的有章法。周围雾气缭绕,犹如一个小仙女在仙境舞拳一般。
“菲儿,菲儿”几声叫喊声打断了雨菲的锻炼,她听得出这是祥嫂的声音,于是便踹灭了火堆走进了洞内。
祥嫂见这孩子一夜未睡,心里有些心疼.忙问道:“孩子困了吧,来睡一会儿吧。”
雨菲走到祥嫂身边小声说道:“祥婶婶,菲儿不困我昨天向洞内探索的时候找到了一张石床就在上面睡了一会儿了,还没敢告诉你怕你骂我哩。”
说完雨菲低下了头,祥嫂抿嘴一笑说道:“在你眼里祥婶婶就是这样的人啊?傻孩子。”
雨菲听祥嫂语气和蔼便也不再怕挨骂了,抬起头挠了挠脑袋傻呼呼地说:“当然不是啦。”


[ 本帖最后由 du_song2001 于 2011-4-16 03:12 编辑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6 16: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天星使者 相赠蓝宝(4)

不一会儿尔矢也醒了过来,见二人有说有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祥嫂答道:“没什么,你也醒了? ”
尔矢说道:“是呀,不知怎的一下子就睡着了,没想到还能睡的这么香,现在感到伤伤口也不疼了,体力足得很。”
祥嫂说道:“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尔矢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居然一点都不疼了。于是他拆开衣布,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伤口竟然愈合了。惊奇间叫了雨菲和祥嫂一起过来看,结果三人都看呆了眼。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雾气仿拂一下子就都没有了,雨菲实在感叹这个神奇的地方。怪不得紫薇仙女在此修行呢,她应该得以重返仙界了吧。
尔矢把昨天自己发现草屋的事情和大家说了。祥嫂觉得应该把草屋的一些生活起居基本用品先拿来一些供大家在天剑洞内使用,于是尔矢和雨菲二人便走向了草屋那里。
  进了草屋,二人便将草屋打扫了一番。这个地方白天十分怡人。打扫完了草屋,二人走出门外,一阵微风吹来,使二人混身酥软。雨菲扔下了刚刚用树枝做好准备扫地的扫把,全身心的感受微风的恩泽,尽享风中那淡淡的幽香和湿润的爽意。微风轻轻地吹拂着她的面颊与秀发,吹拂着她的胸襟,这如同慈母双手般的温柔抚慰使雨菲陶醉,虽然她并不知道母爱是什么。
一阵微风过后,尔矢对雨菲说道:“孩子,走!尔矢伯伯带你再去个地方。”
雨菲便跟随尔矢来到了草屋后院的菜地。尔矢刻意地向那个棋盘看了一眼,只是他的内心更加忐忑不安,棋盘上黑白棋子的位置发生了变化。既然昨天见到的天星使者不是这的主人,那在这个地方一定还另有其人,究竟是谁呢?殿下和他夫人并没有告诉我们。难道真的有人可以找得到这里,究竟谁来移动棋盘上的棋子呢?
雨菲好奇地走了过去伸手想拿起一颗棋子,但她竟拿不下来,因为棋子仿佛与棋盘连在了一起。尔矢见状急忙走了过去,自己也伸手去拿一颗棋子,可是他也无能为力,棋子依然不动。
尔矢心里暗叫道:“不可能啊,昨日明明大半数都是黑子,今日怎地几乎尽是白子。”
尔矢对雨菲说:“孩子这里定有其他人,可能是这里的主人,昨日棋盘上的布局也不是这样。”  
雨菲吃惊地说道:“哦?那咱们怎么办啊?草屋里的东西怎么办啊?还拿吗?”
尔矢也很茫然地说道:“不知道啊,如果这主人性善还好说,如果性情恶劣。”
雨菲继续不解地问道:“那草屋里的东西怎么会如此尘旧,好像很多年没人用过了是的。”
尔矢说道:“是呀就是奇怪在这里,要不咱们先别拿了。明日再来,如果棋盘上的棋局又变化了,那就证明此人每天都会来,那咱们明天就不走了,看看此人究竟是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7 05: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天星使者 相赠蓝宝(5)

雨菲眨了眨眼说道:“好!” 二人便走向了树林准备采摘今天的果子。
  二人摘完一大堆果子回到了天剑洞。此时云儿正睁大了眼睛,躺在石床上,雨菲见他可爱便把他抱了起来,一逗他便呵呵地笑了起来。雨菲抱着他走了好几圈,云儿的脸上一直挂着笑,真是个快乐的小家伙,也带给了他人快乐。
  这天晚上,尔矢要在洞口守夜。雨菲,祥嫂便把云儿放在了中间三人在石床上睡着了。睡在这个石床上雨菲感到没有洞深处的石床暖和,虽有一丝冷气,却感到十分的静心绝虑,丹田内是乎有一冷球不停旋转。
尔矢在洞口一直在思索着些什么事情,一些自己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很快天有些蒙蒙亮了,尔矢虽一直睁着眼睛,但眼前这巨大的雾气他确不确定是什么时候来的。居然会这么大,仿佛一下子从天而降,他越来越弄不明白,这树林,这山,这洞,这里本身就是个谜,人在谜里猜谜通常就是不会知道答案的。
这漫天大雾也使尔矢看不见一切,他便提前了两倍的精神。过了约两个时辰,尔矢不得不再惊叹一次,刚才那么大的雾,居然又一下子消失了。阳光洒在了这处土地,这里早晨的阳光温馨恬静,微风和煦轻柔,蓝天上的白云悠扬飘逸,呆在这种地方就是舒服。
尔矢站了起来,伸了伸腰,踹了踹腿。就这样呆了一夜,竟一丝累意和困意都没有。他走进了洞去,只见祥嫂雨菲都己经起来了。
祥嫂和雨菲要去溪边洗梳一下,尔矢就坐在了石床上静静地看着云儿,她二人便下了山。
来到了小溪旁,雨菲先是临着溪水一照自己的秀发己暗暗无光。低着着头面对着这条小溪不知怎的雨菲忽然感到有一点莫名的惆怅,也许是因为她并不知道当初尔胜在溪中见到了鲜红的白赤族的血液,那鲜红的血液早已经融入到了这溪水之中,为这小溪平添了些许哀愁。
这小溪缓缓地,潺潺地继续孤独的走着。它穿过树林,穿越草原,绕过高山,也许没有地壳的变化的话它一生的轨迹就是这样的了,它一生的生活也许就是这样的了曲曲弯弯的。有时候人类都难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又怎么能苛责小溪让它平坦自然地流下去呢?
雨菲忽然双手捧起一些溪水,用力地泼向了自己的脸蛋。此刻她才仿佛自己清爽了一些,原来周围还是一样的鸟语花香,清净怡人。雨菲仿佛恍然大悟原来身边就有美景只是看你自己愿不愿意尽快地把头抬起来去欣赏它。想到这雨菲把整个脸都朝向了天空,阳光把她脸上几滴还未干的溪水照射的五颜六色七彩缤纷,她伸开了双臂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真的是舒服极了。一旁的祥嫂却早已沉醉在了这美妙的仙境之中。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0-28 16:16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1-4-7 13: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支持下~你可以在系统不允许的词中加加一个-,这样的话就不会被和谐掉了呃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8 03: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兄弟,你说的有道理,我会用心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8 03: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天剑洞主 血脉之缘

    第七章 天剑洞主 血脉之缘  
    二人洗漱了一番过后,随即返回了天剑洞。到达天剑洞洞外的时候,尔矢正单臂抱着云儿坐在外面的一块大青石上面,尔矢正在逗云儿,云儿也正悠闲地抿着小嘴。
    见祥嫂雨菲二人回来了尔矢站了起来,将云儿交给了祥嫂,然后对雨菲说道:“孩子,走,咱们去草屋再看看。”
    雨菲“嗯”了一声,二人便又向山下走去。
    一路上二人怀着迷惑又惊奇的心理,迫切想知道答案的欲望和超级强烈的好奇心使二人很快便来到了草屋,二人绕开草屋,往直奔园子走去。
    见到了棋盘二人同时呆在了那里,上面的棋子又动过了。
    雨菲跑了过去,伸手去拿棋子依然是动将不得,真是奇怪了,雨菲又换了几个棋子仍然是挪不动的,但究竟是谁用什么方法移动了棋子的呢?实在令二人感到费解。
    尔矢对雨菲说道:“孩子,今天还是摘果子给大家吃吧,等知道这草屋主人是谁,是善是恶之后咱再向他借炊具等日常用品。这园子里还有这么多种蔬菜,将来咱们再吃这些东西,你摘好果子送回去,休息一下再来。咱爷俩守在这里一晚看个究竟,我先呆在这里,你去吧!”
    雨菲说道:“尔矢伯伯可要小心啊。”说罢便朝树林走去。
    再次回到天剑洞时,祥嫂正坐在石床上手里在擦拭着那颗眼睛大小的天星蓝宝,云儿安然地正在午睡。
    今天雨菲采果子好像用了很长时间,因为在树林采果子的时候她想猎杀一头野猪。当看见那头野猪的时候,她就抽出了随身的短剑,想抓了它把它烤了给大家改善改善伙食。吃了好几天的水果,肚子里一点油腥味都没有了。
    可是那头野猪没抓到自己却被它顶了个大跟头,雨菲不服追了好一阵,可那野猪跑两步就停下来还回头看看雨菲好像在嘲笑她一样,雨菲就是追不上它。见已午时,雨菲心想:“今日先饶了你吧!”便采了些果子赶回了天剑洞。
    祥嫂见雨菲回来了便将天星蓝宝塞进行囊,接过了雨菲采的果子二人吃了一会儿。
    雨菲把草屋的奇怪事情讲给了祥嫂听,祥嫂也是感到十分奇特。然后雨菲又把晚上想和尔矢伯伯守在那里一晚的计划告诉了祥嫂,祥嫂表示同意又将自己的一件衣服披在了雨菲身上嘱咐雨菲让他们二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傍晚的真元山天剑洞和山下的景色依然迷人且独具风格。这个时候的风暖洋洋的,大地被白天的太阳晒得赤热。风贴地而起,带着大地的热量飘向四面八方,可却有点潮湿的味道,吹在脸上可真有点像棉花絮佛着脸庞的感觉。
    映着夕阳的余辉,雨菲来到了草屋的后院,尔矢呆呆地依旧站在那里,好像一直没有动过一样。
    雨菲轻声地说:“尔矢伯伯,怎么样了?”
    尔矢这才缓过神来答道:“孩子,来了,没什么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甚至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雨菲掏出了那几个给尔矢带来的晚餐水果,尔矢好像很饿没有几口就吃光了。
    进入了夜晚,雨菲多少感到这里还是有一丝凉意的。怪不得祥婶婶将一件外衣给了她,虽然她这两天夜里一直在洞内,看来她对洞外的情况也还是略知一二的。
    尔矢雨菲二人躲在了院子里一个草垛后面,他们分别把住一头,一直盯视着石桌石凳和棋盘。
    一个又一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人出现,天很快就有些蒙蒙亮了,这是他们到这里的第三个清晨了。
    忽然间,不知从哪里突然又跑出来了一阵大雾,尔矢和雨菲前两天也是感觉是清晨的同一个时辰天空就充满了这大雾,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二人更是无法辨认方向。
    尔矢大声喊道:“孩子呆在原地不要乱动啊!”
    雨菲听见后答道:“好的,尔矢伯伯。”
    二人就这样又继续呆了大概两个时辰,大雾突然间一下子就又消失了。阳光,尤其是当清晨的阳光照在两个守夜人的身上,那种感觉真的是温暖极了,这样的阳光让他们浑身都觉得暖洋洋的。
    二人都互相望了望对方无奈和疑惑地摇了摇头,因为他们真的是不明白哪里一下子来的那么大的雾又奇迹般的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后二人站了起来同时往石桌走去。
    “天啊!”雨菲惊讶地叫了起来。
    尔矢也马上朝桌子上的棋盘看去,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棋盘上的棋子这次竟然全部不见了。
    二人对视了一下尔矢说道:“一定是在大雾的时候发生的!”
    雨菲也极为同意的点着头。
    于是尔矢说道:“孩子今夜看来咱们只能是坐在石凳上了。”
    黑心大魔灭了白赤族,三天之内已率大军回到了黑心都。这黑心都地势险要,机关重重,所经之处全都是黑心大魔的人在tongzhi。一路上乌云遮日,大地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下,但灭了白赤族没有得到嫣雨宁黑心大魔觉得多少还是不完美。
    在黑心大魔抵达黑心都之前萨骨炎早就骑着巨兽返回了这里,与他同时到了这里的还有嫣雨宁。萨骨炎已将嫣雨宁放在了自己练功的密室,望着她萨骨炎仿佛联想了起些什么,他又不清楚自己到底想的是什么。


    [ 本帖最后由 du_song2001 于 2011-4-16 03:14 编辑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9 06: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天剑洞主 血脉之缘(2)

    现在这嫣雨宁还有微软的呼吸,萨骨炎却不想把她交给黑心大魔,可是该如何向黑心大魔解释呢?是自己要去把嫣雨宁的尸体拿回来冰封在玄棺里给黑心大魔欣赏的。
    但又不知怎的萨骨炎倒是十分敬畏眼前的天下第一美女,还为嫣雨宁输了不少真气,可惜她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索性他就将她安排在了这里,还派了女仆在密室里侍候嫣雨宁,并告诉仆人不许告诉任何人,他警告仆人如果泄了密杀她比杀蚂蚁还容易,他这可是说的真话。
    各自领了命令的五恶煞都先领到了同样的一个任务就是继续北上看看这分天江南边还有没有其他的异族。
    五人早已经出发了,居然也都经过了那颗巨大的松树,却也没有人拐进树林。就算进了树林他们也都是会永远出不来的,他们就庆幸去吧,幸亏没有拐进树林。
    尔矢雨菲二人今晚誓要发现棋盘的秘密。白天雨菲摘完了果子送给祥嫂后,便直奔这里来,虽然又碰上了那头野猪,面对野猪的挑衅,雨菲仅以一个鬼脸回应它。
    天很快就黑了,二人这次可是就一人坐在了一个石凳上面,尔矢不信仅以还是什么都发现不了。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自认为对这里已经颇有点认识的二人知道雾就要来了。
    果然大雾如期而至,尔矢大喊道:“孩子不要怕!”
    雨菲咬了咬嘴唇回答道:“尔矢伯伯,雨菲不怕。”
    忽然间雨菲仿佛在雾中对面发现了什么情况便大喊道:“前辈您好!请现身一见。”
    尔矢听雨菲这般叫喊也随声一起喊道,突然间二人同时发现棋盘上多了一个人,此人正在盘腿而坐。他周围雾气散开,全身发出淡淡的金黄色,额头前两柳头发随风飘动,雨菲再仔细一看,好一个混身透着英武神气,五官精致的男人。忽然间此人一挥衣袖,大雾马上全都消失了。
    二人呆呆的望着这神武之人,不知该怎么办了,全都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
    此时这人倒是先开了口:“请问二人是谁?到此处来所为何事啊?”此人声音沉稳洪亮。
    二人缓了缓神,尔矢拱手答道:“前辈,你好!在下白赤族族人白尔矢,那位是白赤族族人苏雨菲。我二人乃叔侄女关系,今因天下大乱无意中误闯贵宝地,还望前辈原谅。”
    神秘人呵呵笑道:“天下没有人可以误闯进来,这树林里的树是我按五行八卦之阵所布,林中障气也是天界所移,说实话吧,能进此林的一定是我的家人。”
    然后他将目光投向了雨菲那里,好慈祥又令人敬重的眼神啊,看着这种眼神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再说假话。
    雨菲看了看尔矢,尔矢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雨菲说道:“前辈我们的确是白赤族的人也的确是前来避难,只不过是有人给了我们地图,我们按地图进来的。”
    神秘人“哦”了一声又示意雨菲讲下去,雨菲接着讲道:“江南的黑心族发动了残忍的战争,我们白赤族已经是分天江南最后一个族了,现在也被这该死的黑心族毁灭了,我们是因为保护个孩子所以才来到这里的。”
    神秘人迫切地问道:“什么孩子?父母是谁?”
    雨菲答道:“是殿下和王后的儿子。”
    神秘人眼眶里居然似乎有泪水在打转。然后他急切地问道:“你口中的殿下和王后可是白天尔胜和嫣雨宁?”
    雨菲慢慢地点了点头,只见神秘人屏息凝神,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尔矢和雨菲有点摸不着什么思绪,但他们都隐约地感到这个人仿佛与云儿有什么渊源。
    大概就这样三个人呆了有半柱香的时间,神秘人忽然整个人飘了起来,虽然他盘着腿双手佛膝而坐在棋盘上,可是他竟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尔矢心道:“这该是什么内功心法,可练得如此轻功!”
    神秘人从棋盘上飘向了雨菲然后双腿伸直轻幽地落在了地上,然后微笑地向雨菲说道:“那么劳烦二位带在下前去看这孩子一眼。”
    尔矢抢过身来站在了二人中间说道:“不知阁下用意何在?我等本可以不来相会前辈,只找个地方安静的生活下去。你也未必发现得了我们,如今前来是出于对主人的尊敬,我们对你说了实情,你又为何得寸进尺,况且我们又不知道你是谁?”
    神秘人看出了尔矢的着急是为了想保护这孩子,然后他神情怡然地说道:“哦,忘了介绍自己了,你们可听说紫薇仙女?”
    尔矢继续不满地说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神秘人呵呵一笑说道:“你们一定知道,你们手里的地图是我绘画的,是我交给宁儿的。”
    然后神秘人将目光投到了雨菲脸上,微微一笑对她说道:“孩子,你猜猜我是谁啊?”
    雨菲十分不解地说道:“天啊,难不成你是你是。。。。。。。。”
    神秘人悠然自得地等着雨菲说出自己是谁,雨菲兴奋地继续说道:“你是紫薇仙女,一定没错啦,仙女是会法术的。”
    神秘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说我这么个五十多岁的大男人是仙女,呵呵,算你说中一半,我与紫薇也真算得上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了,告诉你我是她的夫君!”
    “什么?夫君?”雨菲和尔矢同时惊奇的大叫起来。
    尔矢的警惕性并没有减弱他问道:“怎可证明?”
    神秘人一笑说道:“这个简单,”然后一挽袖子伸出细长健硕的食指,在半空中向地面上七画八画不一会一张图就这样被他手指不着地的情况下画在了地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4-9 13: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亲~~要注意一下哦,连楼不要超过3层啊~~
    还有关于被和谐掉的字,你可以发帖之后回头检查一下,哪些词被和谐了,补回去然后在字与字直接空个格就好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4-9 17: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我在第三十六楼又看见了被和谐的“**”符号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4-10 05: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极乐鸟 于 2011-4-9 13:13 发表
    亲~~要注意一下哦,连楼不要超过3层啊~~
    还有关于被和谐掉的字,你可以发帖之后回头检查一下,哪些词被和谐了,补回去然后在字与字直接空个格就好咯~~



    鸟儿,什么意思是连楼不要超过3层啊?我不太明白,那位朋友给我解释一下。关于被和谐的字原来可以用空格来处理啊?谢谢了,知道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冀ICP备17004649号-2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19-12-15 04:43 , Processed in 0.111803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