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49|回复: 10

[转载] 步步续猜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18 23: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么么哒,我觉得不错,就转过来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6-18 23: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回到现代,是张晓还是若曦
“胤禛,为什么,为什么到最后你仍不肯原谅我,你真如此恨我吗?”我想要伸手拉他,却被他气极败坏的躲开了,只听他用几乎咆哮的声音吼道:“别碰朕,你们谁都别想再伤害朕。”
一遍又一遍在梦中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他那充满绝望与冰冷的眼眸总是不停的出现在我眼前,而我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哭着请求他的原谅,可最终也不过是由梦中哭醒罢了。
回到现代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至从上次在清朝展览上遇到那个像胤禛的男人之后,我曾一度痛恨过上天,既然让我回来了,又为何不将那五味俱全的记忆都带走,而是让我终日甚至每时每刻不断的想起那些点点滴滴,独自伤痛。
没有想过再遇到那个男人,虽然他拥有和胤禛一样的面孔,可终究不是他,当初他吸引我的并不是那张脸,而是那个灵魂,那个冰冷中带着不轻易向外透露的温柔的灵魂,算了,不要再想了,那一切已经过去了,就算再痛苦再思念他也不会再回到我的身边,他已经去了,就沉睡在西陵寝里,经过那么长的时间之后,怕也已经风化了吧。
刚回来的时候曾冲动的想去那里看看他,可又怕,怕见到已经面目全非只剩下一具不完整身体的他,他最后是如何离去的,我不知道,不过关于他的死却有着很多不同的说法,无论哪一种说法,最终也只是在告诉我,他死了。
虽然最后我仍是重重的伤了他的心,可对我而言那也是无奈的,太多的人和事生生的横在我们中间,让我无法不去在意,是我的错吗?不,如果我知道最后会深爱上的人是他,那我绝不会跟八爷有什么,可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当初不也是在被逼无奈左右权衡之下我才选择戴上他送的木兰簪,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个保护而已,却没想最后自己竟会真的爱上他,还爱的那样的彻底,那样的痛苦。
“如果遇到孟婆我会向她多要几碗汤,把你们全忘了。”到现在我仍记得死前对伤心哭泣的十四爷说过的这句话,可终究我一碗也没有喝到,反而带着满心的疲惫与心伤回到了这个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城市,当睁开眼看到医生的那一刻,我无奈的知道我回来了,就像当年转醒过来看到巧慧一般,只可惜这次心里并没有惊异,只剩下心痛与无奈。
电话突然响了,将我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喂,我是张晓,哦,是你呀,对,知道咱们约好了的嘛,不过你得等等,我还没起床呢,哎哎,别叫,你知道我最怕吵了,行行,我马上就起可以吧,真是的。”说完没有犹豫的挂断电话,甩甩头想要甩掉那些从早到晚缠绕着我的情绪,差点忘了今天和小思约好了要去找店面的事。
回来后的我工作没了,好在房子还在,房东说是因为可怜我出车祸的事,所以将房子给我留在了那里,不过我却清楚的记得在出事前,自己刚好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呵呵,否则…..。
现在的我总会习惯性的去分析对方说话的可信性,那次清穿的经历将我彻底转变了一个性子,现在的我已不再是我,而是重生过来的马尔泰.若曦。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6-18 23: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我的愿望
洗漱完后,换好衣服的我站在镜前左看右看,不知为何现在的我更怀念穿着清装时候的自己,看着脚下的高跟鞋,便会无意的想起那个穿了十几年的花盆底鞋,或多或少的会去比较两者之间的感觉,或者说我更偏爱那时的一切,有时还会暗自嘲笑自己,一个生活在现代大都市的古代女人。这就是人吧,拥有的时候不在意,失去了才会去怀念。
呵呵,就像那时担心在没有一切现代化物品的古代,是否能生存下去的情况一样,一个拥有现代与古代思想的我,也小小的担心过是否还能适应现代的生活,可事实证明,可以,而且就像没有离开过一样,除了那些时不时会冒出来的回忆和比较外,一切都跟过去一样,没有改变。若不是清展上的那幅画,或许我真的会错以为那一切的伤痛与幸福只是一个梦,只不过这个梦做的时间有些长罢了,到现在我仍会去想,那是胤禛故意让人画的吗?为了提醒现代的我,那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是希望我并没有真正的死去,而是回归到自己的时代呢?可为何我最终也没有历史中发现自己的身影?是因为马尔泰这个姓氏过于渺小了,找不到呢?还是因为别的?
~~~~~~~~~~~~~~~~~~~~~~~~~~~~~~~~~~~~~~~~~~~~~~~~~~~~~~~~~~~~~~~~~~~~~~~~~~~~~~~~~~
“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呢?”站在约好的地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左看右看的寻找着小思的身影,“什么?堵车?小姐,这个慌一点都不高明,现在是10点,怎么会堵车呢?不管你,我再等10分钟,你要不来我自己去找了。”说完不等她的回答,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只为了耳根子可以清静一点,其实等10分只是吓吓她的,她就是那性子,不激不会快的。
果然,在差1分钟就到10分钟的时候,小思急急忙忙的从远方向我奔来,我含笑着看她着急的样子,说道:“好准时,差一分钟我就要走了。”只听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是吗?好在来得急。”我笑着摇摇头说道:“你真的以为我不会等你呀?呵呵,你哟一点都没变,真好骗。”话音刚落,只见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然后大声的叫道:“好哇,你,竟然骗我,你知不知道我可是跑了三条街才赶到的。”听到她的话,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于是讨好的挽着她的胳膊,说道:“好啦,算我不对,一会儿请你喝茶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那咱们还是先干正事儿吧。”
看着她单纯的笑容,我情不自尽的想起了承欢的笑脸,怎么回事?又想起那些了,这样的感觉到底还会跟着我多久?难不成一辈子吗?一辈子我都要活在这些不断出现的回忆里?
找了好几条街,都没有合适的店面,本来我想用存下的钱开个茶坊的,可左找右找也没有合适的,要不就是太贵租不起,看来手上的钱确实还是太少了。
有些妥协的想着,难道还要继续去办公楼里争那一席之地吗?不,还是算了,不想再有任何的争斗了,其实凭着我那十几年宫中的生活经验,是完全可以毫发无损的游离在现代办公室里各种争斗之间的,可我却不想再回到那样的生活状态,虽然现代不会有血腥的斗争,可也不想再面对那相同的感觉,如今的我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安静的做些事,就像我跟他说过的:“想要找个小院子,将自己圈起来,远离纷争。”在那个时候我没有做到,回到了这里,我希望自己可以实现这个愿望。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6-18 23: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我的期盼
“无论你去了哪儿里,朕都会找到你。”我一直相信他的这句话,即使回来了,我仍执拗的相信着,他会来吗?会找到我吗?就像我一样穿越300年的时空找到我,与我在这现代化的大城市里携手一生吗?可最后的分离是那样的让他伤心,他还会守着那份承诺吗?他可还会愿意来找我?太多的疑问突然冒了出来。
“张晓,又在想什么呢?”小思在我眼前挥了挥手,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笑着回道:“没什么,一时出神了。”说完我又笑了,笑现在的自己,总是会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陷入沉思。
“我发现自打你醒过来之后,就常像现在这样发呆,难不成车祸把你撞傻了?”说着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打掉她的爪子,回道:“你才傻了呢,我很正常,行不行,发会儿呆就被你说成这样,真是的…..。”
“我有些累了,咱们到前面那家茶社去休息一下吧。”顺着她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家装修的很有古味的茶社,“行,那就去那家吧。”
“欢迎光临。”听到一声清亮的声音,一时间我愣住了,看着她身上的服饰,全清朝宫女的打扮,这…..
“没想到这家茶社这么有特色,张晓,你的想法已经被别人提前用了哟!”小思打量着整个茶社的装修。
我无奈的只得笑了笑,说道:“唉,你不是累了吗?先坐下喝杯茶吧。”
服务员身上穿着宫装可脚下仍是高跟鞋,盯着她的脚,我没来由的笑了,这算是现代与古代的结合吗?有点好笑。
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我笑着看着服务员问道:“我想自己泡可以吗?”
服务员笑了笑回道:“当然可以,小姐请问需要什么茶叶呢?”
思量了一下,“太平猴魁。”我的回答让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离开了。
“张晓,你什么时候懂茶了?”小思很奇怪的盯着我,仿佛不认识我一般。
“懂了很久了,以前工作忙没有时间自己弄,现在终于有空了,就自已动手泡点喝,有必要那么奇怪吗?”我笑着解释道
“也不是,其实早就想说了,你这次醒来之后感觉变了很多,而且你也没有再问关于他的事了?”
他?我没有反应过来,问道:“哪个他?”
“黄棣呀,你….不会把他给忘了吧?”小思对于我的回答非常的震惊,
原来她在说他呀,想起那日见他与小梅亲热的靠在一起,还有之后因吵架让我被车撞而穿越的事,我笑了,若不是因为他,我可能也不会拥有那段神奇而令人心碎的回忆,虽然最终是以伤伤心收场的,但总归来说我仍不后悔能够遇到他们。
我将目光移到窗外,淡淡的回道:“一个过去式的人,还有什么好提的,小思,我已经忘了他了。”
小思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服务员拿着一套茶具轻轻的放到了我们面前的桌上,“谢谢。”我轻声的说道,她含笑着离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00: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没想到还会遇见......
我专心的看着眼前的快开的热水,时间一到熟悉的泡茶动作一气呵成,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身后一阵啪啪的掌声响起,我诧异的回头对上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胤禛?呆呆的望着他,见他笑着向我们走来,“你们好,我是这茶社的老板,我姓何。
看着他的笑脸,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胤禛含笑的眸子,眼泪不自觉的流淌了下来,他看着哭泣中的我,一下慌了,然后惊奇的说道:“哦,我记得你了,你是上次在清朝展览上哭泣的那个….那个小姐,是不是?”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痴痴的看着他的眼睛,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回避我的眼神,看到他眼中的慌乱后,我收回了期盼的眼神,不是他,他不会有这种眼神,刚才只是不小心将回忆与现实重叠了,胡乱的用手背擦了一下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刚才……。”
“张晓,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哭起来了?”小思也被我的眼泪整得有点莫名奇妙,
“我没事,”说着我看着眼前这个拥有与爱人相同面孔的男人,说道:“何老板,有事儿吗?”我的声音很轻,听起来有些冷,从内心来说,我不想跟他有太多的接触,因为我怕,我怕我不小心把对胤禛的爱寄托到他的身上,这样对他,对我,对胤禛都是不公平的,所以此刻我选择了回避。
“没什么,刚才我看到小姐泡茶的动作十分的熟练,而且泡出来的茶色几乎完美,所以有些好奇,像这么熟练的手法,没有十年以上的泡茶经验是很难做到的,但小姐看上去还那么年轻,为什么…..?他的眼神中带着疑问与惊异,
听到他的话,小思也好奇的看着我,静静的看了一眼面前刚泡好的太平猴魁,笑着端了起来,然后平静的看向他问道:“这茶你爱喝吗?”想想我有多矛盾吧,一面想要回避,一面又想去继续话题。
他含笑着接过我手中的茶,闻了闻,“嗯,不错真香,”看着他品茶的动作,又不经想起了那日胤禛与八爷唯一一次坐在我面前一同喝茶时的情景,他的动作跟他好像,但神态却完全不像,想起胤禛,我轻轻的笑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他看着我脸上的笑意,有些不解,难道他刚才哪里出错了吗?
“没什么,平日里你也喜欢喝这茶吗?”
他看着手中的茶,又看了看我,说道:“我比较喜欢日铸雪芽。”他的回答让我的心颤抖了一下,那是八爷的最爱,真好笑,一个拥有胤禛面孔的人却喜欢喝与八爷相同的茶。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大方的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张晓。”

放下手中的茶杯,他静静的盯着我的眼睛,礼貌的伸出手,两手相握时,他淡淡的说道:“我叫何念西。”听到他的名字时,我的心没来由的抽了一下,念西?会是念曦吗?他的手很温暖,盯着他握住我的大手,有点不好意思的轻轻抽回手,他察觉到了什么,笑着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以后若有空欢迎两位常来这里坐坐。”

“张晓也想开家像这样的茶社,没想到竟被你抢先了,”小思八卦的将我们今天出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有些埋怨的看了她一眼,只听何念西笑着说道:“没想到我们竟然想法一致,”说着他顿了一下,“不知道你有找好店面了吗?”他看着我。

我不明白他有什么想法,但不知为何不想骗他,只得说道:“还没有,好的店面我租不起,差的我又不想要。”

听到我的回答,他笑了笑竟有些开心,我有些莫明奇妙的看着他,他在高兴什么?

“我想请你到我店里来帮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说完这话的时候,他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你想请张晓?那可有点难度哦。”我还没有回答,小思已经开口了。

我思量着他的话,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么奇怪的要求?拒绝还是同意?我有些矛盾。

见我犹豫,他接着说道:“可以吗?你放心,工资不会低的,其实我一直想找一个懂茶的合伙人,但找来找去也没有合适的,今天见到你,才发现只有你最适合,请不要急着拒绝我,这是我的名片,想好了给我电话,行吗?”

接过他递来的名片,认真的看了一下,这时才想起这家茶社除了窗上贴着的茶字以外,并没有名字,我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这家茶社没有取名字?”

听到我的问题他两手相握好似有些紧张的说道:“还没想好,其实这家茶社也才开张不到一星期,所以……。”

哦,原来如此,“好吧,我会考虑考虑的,我和朋友还有事…..你看…..。”

“好,你们先聊,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他笑着转身,可没走两步又折了回来,轻轻拍了我一下,说道:“你一定要来,我等你。”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

“张晓,我觉得他是不是想泡你呀?”小思见他走后神秘的凑到我面前,小声的说着,

“乱说什么?”对于她的话,我有些不高兴,

“这有什么?你又没有男朋友,而且这个何念西长得也不错,能开得起这种茶社,应该家里条件很不错的,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小思依旧说着她的想法。

“好了别说这些了,喝茶吧。”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现在的我是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的,就算他拥有和他一样的面孔,我也不会爱上他,我是这么认为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00: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午夜的思念
午夜梦回,我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这里是应该是御花园,想起和明月的那次谈话,我笑了,正欣赏着康熙最喜欢的菊花,突然一个人影向我冲过来,将我抱着一同倒向地面,一时间我呆住了,只得愣愣的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人,是他,寻着他的视线望去,一只白羽箭正在树干上微微颤抖。看着他紧张而担心的神色,我正想说什么,他却突然不见了,我着急的站起身,四下寻找着,可却不见他的踪影,心底突然有些害怕,“胤禛,胤禛,你在哪儿?”我着急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胤禛,胤禛”叫着叫着,我把自己叫醒了,抬手一摸,整个额头全是汗,盯着开花板,终于没有再做争吵的梦了,想起那日他不顾自己舍命救我时的神情,现在回想起来,仍是感动得不行,或许是那一刻我才彻底的被他所征服吧,一个男人能陪你在雨中挨着,冻着,受着,又愿意不顾危险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飞来的箭,就像我留给他最后的那封信一样,这一切的一切只是让我越陷越深,他用他的方式征服了我,而我…...
完全没有了睡意,看了看一旁的闹钟,此时才凌晨三点,披了件外套,我走到了书桌旁,拿出新买的毛笔和宣纸,静静的磨好了墨,看着眼前的纸,轻轻的写上了他留给我唯一那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我呆呆的看着纸上的笔迹,清楚的知道我们的字是那么的相似,思绪又不自主的回到了第一次模仿他写字时的情景,不知道最后他将那个写得极丑的字,是如何处理的,去到十四爷府里之后,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不停的重复着写这句话,将自己所有的感情毫不遮掩的发泄在笔尖上,就像在浣衣局时,只有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才能毫无顾及的在心底疯狂的思念他。
再次抬手,没想到写了那么多年,终是难得他的精髓,永远只能这样形似吗?无奈的笑笑,此时已不想再去想别的,只想静静的在这个午夜,彻底的释放出自己那一直强压的思念。
“胤禛,你可轮回了?那个何念西是你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气息?胤禛,若曦好想你,你还记得我吗?还记得我们的一切美好吗?为什么不能原谅我?胤禛,胤禛…...。”我在心底呼唤着他的名字,纵然我知道他不可能听到,也不可能感觉到,可我仍痴痴的呼唤着,随着情绪波动,手中的笔不听话的抖动起来,扔掉它,轻轻的抱住自己的双臂,蹲在了地板上,任由着眼泪奔腾。
~~~~~~~~~~~~~~~~~~~~~~~~~~~~~~~~~~~~~~~~~~~~~~~~~~~~~~~~~~~~~~~~~~~~~~~~~~~~~~~~~~~~~~~~~~~~~~~~~~~~~~~~~~~~~~~~~~~~~~~~~~~~~~~~~“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来不及等不及回头欣赏,木兰香遮不住伤…..”手机响了,这是我新下的一首铃声,因为这首歌的歌词总会让我想起我与他的感情,便索性下到了手机里,这么早会是谁打来的?
“喂,你好,我是张晓。”永远重复的电话接听方式。
“我是何念西。”
听到他的声音我愣住了,他怎么会有我的电话?那天我并没有留给他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小思?
“喂,张晓,你在听吗?”
“哦,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我说的是实话,这才过了一天,他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打来电话寻问结果吗?看来他是真心希望我能去帮他。
“我知道打这个电话有点唐突,不过我是真的很想知道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很诚心的想请你帮我。”
这个……,”我有些犹豫,要去吗?他那么诚挚的邀请,想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好吧,我答应你。”
“真的吗?太好了,张晓,谢谢你。”他的声音很激动,让我有些不好意思,“没事的,我下午到你店上到时我们再谈其它的事,可以吗?”
“可以,可以,下午我等你,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2点钟吧,”
“2点?哦,我可能会出去一下,那如果你来了见我不在,就等等我好吗?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好,可以,那先挂了。”
“嗯,好,下午见。”等他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盯着手机,看了一下,放到了一旁,只是去上班,没什么的,虽然他们长得一样,可必竟不是一个人,我相信自己不会弄错感情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00: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仿画
下午2点我准时来到了他的茶社,果然他不在,店员只说是出去了,多久回来没有交待,我笑了笑,既然早上答应了要等他,那就等等吧,反正此时的我也不过是个失业游民,有的是时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回来了,隔着窗子,我看到他手里像是拿着一张画,画用报纸包住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
“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朋友通知我去取东西。”进来后,他笑着抬了抬手上的画,说着,
“没事的,早上你已经说过了会出去,所以….并不用太介意,”说着我盯着他手中的画问道:“是画吗?”
他笑了笑,神秘的说道:“是一幅仿画,你见过原画的。”
听到他的话,我好奇的盯着他问道:“我见过的?什么呀?”
他见我没有想起来,忙说道:“你等一下,我先把它挂起来。”说着他走向一旁的墙边,小心的打开报纸,轻轻的将手中的画挂了上去。
当我看到那幅画时,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这幅画正是清展时看过的那幅,艰难的移动着步子,一步一步进近它,伸出手,想要去碰触画中的他们,却又不敢真的抚上去,那个站在那里奉茶的女子,头上少了一样东西,我轻声的说道:“这里少画了一个东西。”
何念西紧张的左看右看着说道:“少了什么?”
“她的头上应该有一只木兰簪的。”
“是吗?”他有些不信,她的记忆那么好吗?还是她看过这幅画很多次了,才记得这么清楚?但有一点他很想弄清,就是为什么她看到这画时,会哭,眼泪就像断了线似的,好像这里面所有的人她都认识一样,还是这里面藏着别人不知道的故事,出于好奇他轻声的问道:“张晓,为什么你一见到这画就会哭?”
听到他的问话,我才发现自己的失恋,忙擦掉脸上的泪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那些皇子,本是血亲却为了那张龙椅,互相残杀,有些感触罢了。
“哦,原来如此,没相到你竟是这般的感性,不过每一朝每一代都是这样的,你也不用过于悲伤,好在现在不会再这样了,你一个现代人,又怎能明白他们的想法呢?在我们看来很残酷,可他们又何常不知呢?男人嘛,都是那样的,想要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或许你说的对吧。”我没有反驳他,必竟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个完全现代人的想法罢了,又何必去说得过多呢?
“对了,我们谈谈我们的事吧。”听到他的话,我笑了,我们的事?我故意取笑他说道:“我们的事?是老板和员工的事吧。”
对于我的取笑,他完全不介意,仍就笑着,他的这个表情让我想起了八爷,永远都是一张含着笑意的表情,说来他竟有点像四爷和八爷的结合体。
“你想好了吗?打算什么时候过来?”他说的很直白,“你觉得多少薪酬合适?”
听到这些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现代人,一点也没错,看着他的眼睛,我淡淡的说道:“想好了,明天就过来,不过至于多少薪水,你是老板,你看着办,只要别让我饿肚子就好,我的要求不高的。”
“好,不过我是希望你能以合伙人的身份帮我。”
“这?什么意思?需要我入股吗?”我有些不解?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搭伙做生意,对我来说可有点困难,再说了我并不了解他。
“入股就不用了,我看中的是你的技术和你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古韵。”
“古韵?哪有?”我低着打量着自己,一身的现代装,哪有什么古韵?
“是真的,从那天你进店我就发现了,无论你的走姿还是泡茶时的神情,完全没有一丝的现代感,如果你换上清装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那个时代的人呢?”他说的一点也没错,我的身体仍就习惯的保持着古代的所有动作,除了语言上稍稍改变了一些。
“我有个请求,”说着他看着我停了停,“可不可以请你换上我们这里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看看你穿清装的样子,肯定很好看。”
听到他的话,我无语了,“何老板,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换衣服让你看的。”我有一丝不高兴,
“可是张晓,在这里的人都要换上清装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别人觉得与众不同。”
我环饶了一圈,确实每个店员都是一身宫女的装束,但我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可是你没有?”我指着他身上的衣服说道。
他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现代打扮,我原以为他会就此做罢,却没想:“好,是不是我换你就换?”
这话一出,我当时就傻了,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竟然呆呆的点了点头,同意了,就在我点头之后,他像中了彩一般兴奋的站起来,说道:“好,你等我,我就去换。”
不等我叫出口,他已经快步走进了员工间,我无语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里此时泛起一阵小小的期待,不知道他穿清装的样子会不会更像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10-20 11:19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3-6-21 10: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有人看。。。支持个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22 22:44: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是被风吹下的银杏写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22 22:47: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一下:还有玉香笼版的续集也很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ICP备案号:冀ICP备2021024196号-5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24-4-14 20:09 , Processed in 0.089115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