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40|回复: 3

[推荐] 大家好,本人是一名网络小说家,笔名:狄晓落,痴阳孤曦,目前正在写《武御尘嚣》求顶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3 18: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章 魔魄发威,进入密室
  三更半夜,月黑风高,正是最后一战的最好光景景。在落麟交代清楚雷凌今晚所有事情的经过之后,落麟便让雷凌二人从雷霆佣兵团为了以防万一所挖的地道中先行离开。
  地道里的路错综复杂,有的甚至通往魔雾森林中心,所以是绝对安全的。
  落麟呢,如同黑夜的使者一般,独自一人盘坐在这已沾满血腥的雷霆佣兵团总部的屋顶之上。他的双眼已被暗红色覆盖,在这之中,却又夹杂着几丝金色的真气,颇为神奇。
  “落麟”在等,他在等着它的“猎物”上钩。因为他十分相信自己的实力,以他的魂力,的确可以越阶战斗无疑。
  一切都犹如魔魄计划的一般,不多久,岩蝠,熊赫等人便敢到了这里。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小子果真会回到这个地方栖息,看来今天大仇可报矣!”熊赫笑道,似破获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见熊赫在自满的笑着,魔魄的嘴角则是轻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瞬间,他便落到了地面上。
  见“落麟”这副模样,熊赫心中寒意顿生,但随即又摇了摇头,呐呐自语道:“哼,装模作样的小子,等一下看你还怎么嚣张!”
  “死到临头了还摆出这副德行,待会儿,我让你笑不出来!”熊赫对“落麟”喊道。
  魔魄轻笑,脚步慢慢向前移动了几步,此时,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黑色长剑,剑尖垂到地面上,随着魔魄的移动发出“嘶嘶”的摩擦声。
  月光下,那柄黑剑散发着暗红色金光,而魔魄则如同黑夜的使者一般慢慢的移动着脚步,每一步都让人不寒而栗。
  岩蝠小心小心翼翼地倒退了好几步,此刻他觉得现在的落麟看起来有说不出的诡异,甚至觉得和刚才的不是同一个人。在亲眼目睹了落麟的实力之后,岩蝠是再也不敢靠近落麟一步,连实力达到武王的熊赫都被落麟打的身受重伤,那自己还敢靠近他吗?他只能期望无论落麟再诡异,熊赫都能够干掉落麟,这样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熊赫也被“落麟”的气势所吓到了,现在的落麟,和刚才自己交战的落麟完全不同,至少,没像现在这么诡异,更重要的是那柄凭空出现的黑色长剑,让人感觉到一股地狱般的恐惧,细看之下,他又的确是落麟无疑,所已熊赫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对方不过是一个三星武师罢了,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在装模作样罢了。”可是恐惧之感并没有因此而消逝,反而更加强烈了!
  最后熊赫实在受不了,恼羞成怒的他,取出自己的盖天怨刀,大步上前,和“落麟”大战起来。
  “装神弄鬼的臭小子,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熊赫大叫道。
  “铿!”
  刀剑相撞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熊赫向着了魔似的,攻击被阻挡住了还不撤,反倒是加强了劲气催动真气向前推进。
  “哼呵!”看见敌人被自己引诱落到了自己设下的陷阱当中,魔魄不由得笑出声来。
  落麟体内黑气爆出,从魔魄所化的黑色长剑直接向着熊赫袭去。
  见“落麟”竟然敢和自己拼气,熊赫心里不禁大喜,默念道:“狂妄的小子,既然你要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此刻,熊赫疯狂运转体内真气,将大量真气注入到了盖天怨刀当中,布满真气的刀身,犹如闪电一般,飞速的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一时间,土黄色真气和那股诡异的黑气冲撞在一起,使周围的空气都荡漾开来。
  几米外的岩蝠急忙催动体内真气配合自己的岩甲护盾以抵挡这股巨大的气浪,艰难的抵御了一阵之后,还是被击倒在地。
  “呜呜!”
  连门前的雷霆佣兵团的旗帜都被被这股气浪吹得呼呼作响,旗杆也被吹得摇摇欲坠,可见这两人的战斗有多激烈了战斗有多激烈了。
  两把武器砰的撞在一起后,只见刀剑上黄黑两股气交织在一起互相吞噬着,谁也不让谁。
  “哼,看你还能硬撑到什么时候”说着熊赫又加强了劲道。
  可是无论他怎么加力,刀剑始终未移动半分,完全定格在了原地。这着实让熊赫郁闷不已。
  又过了一会儿,战局才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只见刀剑上的黑气逐渐吞噬了熊赫的土黄色真气,迅速向着熊赫的盖天怨刀方向移动。
  “什么?”见此情景,熊赫顿时大惊,急忙再催动真气抵挡,可是魔魄丝毫不给他一点机会,握住剑柄的双手用力一推,熊赫便连人带刀被这两股互逆的气流击飞了出去。
  “呃啊!”
  “熊叔!”岩蝠急忙走到熊赫身边将其扶起,站在对面的少年,年龄不过十七八岁而已,却三番两次地将一名一星武王打得狼狈不堪,岩蝠心中的对落麟恐惧感更是加重了几分,但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他只能祈祷熊赫真的能够干掉落麟,否则,这场噩梦永远不会清醒过来!
  熊赫艰难的爬了起来,嘴角还残留一点血,这是因为,这一击使先前战斗时留下的,刚愈合不久的内伤复发了,所以熊赫的嘴角才流出了鲜血。他忍受着疼痛,轻轻抚去嘴角的鲜血,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你是唯一一个让本王我不得不大费周章才能解决掉的年轻人,你今天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说完熊赫拔起插在地面上的盖天怨刀,催动起全身真气,大力将刀一挥,看样子他终于被落麟激怒道不得不使出绝招的地步了。
  “震岩涅地灭!”
  随着刀刃划入地面,大地顿时出现一道巨大的伤痕,不断蔓延至“落麟”脚下,随即落麟的四周突起无数跟细长的岩柱,这些岩柱交织在一起,活像一个牢笼,将落麟紧紧困于其中。熊赫再次举刀一挥,顿时一道巨大的土黄色圆弧自刀身而出,在空气中飞略而过,径向落麟冲去,而后一道巨型岩柱顿时从落麟所在的岩牢之下突出,像剑一样刺穿了整个牢笼。同时,那道圆弧飞略而下,以吹枯拉朽的力量将所有用来禁锢落麟的岩柱及那根贯穿了所有岩柱的巨大岩柱一并摧毁。
  见到这一幕,岩蝠不禁拍手叫好,自己的心头病,眼中钉终于要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了
  待尘土完全散去,地上却没有落麟的尸骨。熊赫隐约感觉不对劲,而岩蝠却拍手叫好,还大声说落麟已经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不对劲,实在不对劲!”熊赫隐约感觉落麟并没有死,虽然落麟确实是不见其人,不见其尸,但凭此就认定他已经尸骨无存也未免太过牵强。等,他只能等!
  不一会儿,熊赫背后寒意顿生,他急忙一躲。仔细一看,落麟竟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中的黑色长剑依旧是那样的刺眼。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震岩捏地灭连同等级的人都不一定能安全躲过,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见到落麟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熊赫心里恐惧感顿时油然而生,惊恐的说道。
  岩蝠也是如此,见到已经被自己认定死亡的落麟又再次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中,岩蝠顿时吓得瘫软在地上,胯下一阵湿热……
  魔魄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望着敌人在自己面前恐惧的死去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比这美好的了。
  先前,就在岩蝠的大刀劈下之时,魔魄就用了大量的魂力驾驭落麟的身体早早飞略而逃,地上留下的只是落麟的残影罢了。而魔魄自己则是悬在空中看着熊赫白费功夫发动决绝技。
  现在,魔魄望着声音颤抖熊赫恐惧地问着自己是人是鬼,魔魄冷漠的说道:“你说呢……”
  同时,魔魄握着的那柄幻化的黑色长剑,转眼便化成一个黑色能量球,伴着魔魄话音落下,便向熊赫击了过去。
  “啊!”熊赫如同箭一般,飞出好几米,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而那黑色的火球则是尽数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见到熊赫彻底被自己唬住,连防御都忘了,魔魄便是要乘胜追击,一击消灭熊赫。
  ”魂——炎——涅……”
  魔魄一下子便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技能。突然,黑色的风暴夹杂着呼呼的破风声,缓缓出现与天际,渐渐的扩大了数十倍,此刻痛苦呻吟的熊赫,犹如望见死神一般,绝望的闭上了眼,身体的痛苦已经让他再无力抵挡任何的攻击了。然而,就在此技即将成型之际,突然风暴骤停,一切犹如静止了一般,只见“落麟”捂着胸口,眼瞳中的暗红色渐渐变淡了下来。
  “呃!可恶……竟然……竟然……忘记了,自己……自己……自己的……魂力……被削弱三分之一……现在……现在竟然……透支了……”“落麟”喘着粗气流着大汗,俨然是生命垂危的迹象。
  熊赫仍旧是倒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体内犹如有火焰在燃烧内脏一般,魔魄的魔焱已经劲透至他的身体,如不及时治疗,他一定会在万火的侵蚀之下,痛苦的陨落而且,连渣也不会剩下。
  岩蝠木木的瘫在地上,望着痛苦的熊赫,又看了看落麟,顿时,他似乎明白了一切。
  这小子还活着,只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躲过了熊赫的致命一击,但可以肯定,他能和熊赫抗衡,一定使了某种手段强行提升了实力,难怪刚刚的那些攻击比之前战斗时还要诡异!
  有了这种想法,岩蝠便也不再害怕主动向落麟发动了攻击
  “双月蝠云灭!”
  一股破风声后,一道飞刃成功的将落麟击倒在地。
  趁落麟虚弱之际,岩蝠发动的攻击,对落麟无疑是致命的。
  “虽然不知道你服用了什么药物使你能和熊叔匹敌,但似乎副作用太大使你目前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了。”岩蝠见落麟被自己**在地,便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此刻,魔魄因为透支魂力早救已经退出落麟的意识区了。现在倒地的是真正的落麟。
  落麟虽然没有参与战斗,但是对于魔魄的监视使他感同身受,并且被击中是他的身体,所以落麟目前真的很虚弱,就好像强行提升战斗力的药物副作用一般,也难怪岩蝠会这么想。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少年!”说着岩蝠举刀架在落麟脖子上,准备杀了落麟报仇。
  就在岩蝠催动真气欲杀落麟时,魔魄突然回光返照,一股强大的力量自落麟天灵盖发出,将岩蝠震飞出去。之后魔魄便完全销声匿迹。
  落麟见了,急忙艰难的爬起来,走进大厅之中,待到密道入口时,落麟便失去意识一下栽倒进去。
  岩蝠见落麟又使出了极强的一招将自己击飞,一下子又退缩了,生怕落麟刚才的虚弱只是佯装,只是诱敌上钩的苦肉计罢了。于是他便向熊赫这个复仇的筹码跑去。
  “熊叔,熊叔,你没事吧!熊叔”岩蝠急切的问道,如果熊赫死了,那他也离死期不远了。
  “好热,我好热,水,给我水!”熊赫说道。
  “水,水?好,给你水!”岩蝠说着,急忙从纳戒里取出自己仅剩的一大壶水。
  熊赫接过水,很快就一饮而尽了。水喝完之后,熊赫体内略微好受了一点,但随即又痛苦起来。
  “水,水,给我更多的水!”熊赫说道。
  随后的两个时辰里,岩蝠便开始疯狂的找水工作了。
  ……
  “落麟大哥,醒醒啊!落麟大哥……”朦胧中,落麟听见有人再叫他,于是他便睁眼起身,可是浑身剧痛无力的他,根本就起不来。
  “落麟大哥醒了,凌,快来呀!”思绫见落麟醒了,便激动招呼雷凌过来。
  “落兄,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落麟见落麟醒了,便高兴地说道。
  “雷兄,思绫,你们怎么会在这?我不是先让你们先离开了吗?”落麟疑惑的问着。
  “我们放心不下落兄你一人,所以便擅做主张留下来了。”雷凌说道。
  “好在你们留下来了,否则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落麟说道,“现在还是逃最要紧,他们随时会发现这个地室的。”
  “嗯,说的没错,来,落兄我背你……”
  ……
  翌日。
  在熊赫的勒令之下,他所带来的那些士兵便对雷霆佣兵团展开了地毯式搜索,不久,便有了新的发现
  “报告城主,在大厅地下发现一个地下室。”一个士兵模样的人向熊赫报告道。
  “太好了,这下子,有地方找寻落麟的下落了!熊叔!”岩蝠高兴道。
  “带路”熊赫说道。
  “是”士兵说道。
  “哼呵呵呵,落麟,你我之仇不共戴天,昨夜你害我喝了五大池你们用过的洗澡水才消了火,等我找到你,一定要你百倍偿还!”说着,熊赫带着岩蝠和二十个精兵便是向着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内。
  “熊叔,这里有五扇门,该怎么办?,要不要一间一间搜索?”岩蝠问道。
  这时,熊赫发现地上有一摊干了的血迹,便蹲下来查探道。
  “熊叔,这是?”岩蝠看见地上的血,问道。
  “这是那臭小子的血,昨天,他不是被你打伤了吗?”熊赫说道。
  “我以为那只是他苦肉计,难道?”岩蝠醒悟道。
  “没错,他不但受了伤,而且伤得很严重,这摊血就是证据。还有,今天查探雷霆那些人的尸体时,不是没找到雷凌和他的女人的尸体吗?”熊赫接着说道,“我想,那两人一定是解了毒之后,先到这里接应他,那小子逃进来后,雷凌两人就带着深受重伤的他一起离开了。”
  “该死,照这情况看,我们又被他骗了!”岩蝠愤然道。
  “不要紧,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只要循着地上的血迹就可以找到他们了,到时候,就可以一网打尽了!”说着,熊赫指了指地上一直延伸到第三道门前的血迹……
  有血迹的带路,落麟等人还能逃得了吗?第十章 魔魄发威,进入密室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3 18: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发的是第十章?故事不连贯呢,有点玄幻的感觉。不管怎么样,赞一个啦!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3-24 19: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玉诗翩 发表于 2014-3-23 18:27
怎么发的是第十章?故事不连贯呢,有点玄幻的感觉。不管怎么样,赞一个啦!

对不起,手机存稿有限,只有找到这章,不过实在有兴趣可以去网上搜索看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8 14: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Dexyl 发表于 2014-3-24 18:59
对不起,手机存稿有限,只有找到这章,不过实在有兴趣可以去网上搜索看看

没关系啦,看起来还不错!会搜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ICP备案号:冀ICP备2021024196号-5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24-4-14 20:17 , Processed in 0.090644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