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45|回复: 62

[原创] 【-_______音徒朝歌、一尾流莺______-】作品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6 17: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槃小音 于 2013-7-21 18:52 编辑


   
- _______徒朝、一尾流莺______。



---------------------------------------------------------------------------------------------------------------------------------------





如果可以,我想做安静温和的女子明知寒冷 畏着寒冷 却也不知做点什么去驱逐寒冷、


我忘记了一些人,而更多的人遗忘了我。我记得了一些人,而更少的人记住了我。

我后知后觉,我半梦半醒,我迷糊困惑,我困顿不安。

ID:槃小音
笔名:纳兰槃音
音徒朝歌、一尾流莺本人作品选
以下作品发表于各大明星论坛
ID纳兰卿萱or槃小音
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目录         
一楼:古文
二楼:诗歌散文
三楼:小说
四楼:随笔杂谈





    很长很长。不定期更新,各位慢慢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0 经验 +30 收起 理由
冰幻仙剑 + 20 + 30 精华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17: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槃小音 于 2014-7-29 13:07 编辑

古文


ஐ------------------------------------------------------------ஐ


淡漠如你-刘诗诗


引  

匪我思存,半世浮沉,轮回因果,残思匪所;
匪我所思,三生石刻,前世回眸,擦肩今生;
放心依旧,或改旧思,始出之感,今思若墨;




两半相唤,相望两岸,所及尘世,未尝触矣;
淡漠如你,浅殇似疾;江山易夺,无语水逝;
咫尺涯间,叶木调兮,春秋之隔,已变旧时;

世事无常,莫驻愁也,时过境迁,笑看痴迷

淡漠如你。文:槃小音
--------------------------------------ஐ-ஐ-ஐ------------------------------------



ஐ------------------------------------------------------------ஐ


悬崖谷  
彩霞向晚促声急,芭蕉雨打残花鸣。
西窗纱幔,光阴来残像。
埃土入黄昏,勿饮忘忧。
折柳时节送谁去,氛坋残沙没半城。
纵使悬崖谷底,易随君去。
只惜银河路漫漫,冷漠人情。

悬崖谷  
文:槃小音
--------------------------------------ஐ-ஐ-ஐ------------------------------------



ஐ------------------------------------------------------------ஐ

青玉案  
  
清冷雨霁堂前树,夜明湛,霜初露。
兔魄澄兮星落幕,孤灯薄影,弦弦凄断,碧玉无人妒。犹记乃者良缘员,却道相思也如故。若现青衿还还路。忧戚渐染,韶光卿覆,常问卿何在?
青玉案 文:槃小音
--------------------------------------ஐ-ஐ-ஐ------------------------------------


ஐ------------------------------------------------------------ஐ


钗头凤

花满园
风拂柳
粼水静流
黄藤难掩
飘香美酒

暗暗柔情满袖
盼君屡屡回眸

青衣渐近
笑语不休

红酥手
醇酒悠悠
一杯尽十指相扣

盈曲奏
今生无悔有佳偶

相约白首
亦别无他求

情似昨
怎奈人陌

强笑颜
泪眼婆娑


月下独韵
痴醉亦昔承诺

一笑
愁悲江山

春如旧
暖意薄
几年离索

沈园重逢
相思难说

抑情故漠谁迫
疏淡以礼邀坐

心碎万般
今世已错

山盟在
锦书难托
桃花凋落池阁

挥笔作
故园白璧恨悔抹

倩影泪纵
轻啜华裳渥

人空瘦
更堪悲秋

钗头凤
梦里相守

和词念留
长天原与君久

颜已冷
泪难收

一生误
一人成独

生死别
痴恨怎诉

深情不负
醉卧红颜冷墓

此情贞
钗凤永护

钗头凤  文:槃小音
--------------------------------------ஐ-ஐ-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17: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槃小音 于 2012-10-6 17:20 编辑

﹎﹎﹎﹎﹎﹎﹎﹎﹎﹎﹎﹎﹎﹎﹎﹎﹎﹎﹎﹎﹎﹎﹎﹎﹎﹎﹎﹎﹎﹎﹎﹎﹎﹎﹎﹎﹎﹎﹎﹎﹎﹎﹎﹎﹎﹎﹎﹎﹎﹎﹎﹎﹎


                                                                                            诗歌散文            
﹎﹎﹎﹎﹎﹎﹎﹎﹎﹎﹎﹎﹎﹎﹎﹎﹎﹎﹎﹎﹎﹎﹎﹎﹎﹎﹎﹎﹎﹎﹎﹎﹎﹎﹎﹎﹎﹎﹎﹎﹎﹎﹎﹎﹎﹎﹎﹎﹎﹎﹎﹎
┏┓┏━━                                                                                                 ━━┓┏┓
┗╋┛ 〇                                                                                       
                                                           〇   ┗╋┛
                                                                                                                                                  
    年华浮上,淹没忧伤     【one】
长大就是一个睡觉翻身的过程
翻身以前 你做着梦 笑着哭着流着口水
翻身以后 你醒过来 回想梦境幡然醒悟
然后会嘲笑梦里的自己 像个孩子
然后又羡慕梦里的自己 是个孩子
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怀念着疯癫轻狂的岁月
【two】
晨曦最美
不比繁星闪烁 不比明月皎洁
默默地带走黎明前最后一抹黑暗
人们青睐于日出的光芒万丈
唯爱那几缕淡彩的又有何人
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不再注重那些细节的小美好
【three】
每天都被各种烦心事困扰
朋友的和自己的
难过了就想哭 找个没人的地方甩卫生纸
被人发现了 肿着眼睛说瞎话 没事啊别担心
然后在心里狠狠的甩自己两巴掌 没出息
继续笑靥如花大脸朝天
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把自己也骗地心服口服
【four】
叮叮咚咚敲着键盘
面对冷冰冰的显示器龇牙咧嘴
网路两端
可能认识 可能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现实生活
天天见面 却连姓甚名谁都记不清楚
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依赖这种机械却不停滞的生活
【five】
疯疯疯癫癫的人总是让人莞尔
然后背地里无比的羡慕
怎么有人知道
疯癫过后的无言
疯癫背后的寂寞
怎么有人发现
浓妆掩盖的苍白
傻笑饰去的泪光
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的笑不再是真心的笑
【six】
买各式各样的笔记本
有的空着 有的乱抹 有的覆上蛛丝
用彩色的笔尖划下不同的歌词
每一首情歌背后都有个心碎的故事
你的我的她的他
回忆破败不堪
什么时候开始
歌词成了我们青春的悼念词
【seven】
我们都练成了深度近视
看不清身边的 谁是过客 谁会停留
相信 不信 谁才是真的可信
迷茫的大雾一片惨白
跌跌撞撞 没有方向
什么时候开始
没了安全感没了信念没了自己
【eight】
青春是一场谁输谁先死的残酷游戏
刀光剑影 毫不留情
心若软 便无命
你在哪里 对者何人
剩者为王


时过境迁,谁牵我手
【壹】
哪有那么多的天长地久
哪有那么多的偕老白头

多少诺言说说听听忘记
多少岁月轰轰烈烈过去
【贰】
我不是固执的人
我不会一成不变
我想高兴就高兴
我想伤心就伤心
【叁】
话说多了就像吃饱了撑的
你敢不敢打嗝
打出你的真心
【肆】
羡慕那些华丽丽的写手
写华丽丽的文字
回头看看自己的word
其实我写出来并不要谁看
并不想谁懂
我只是简单想写
【伍】
失去过一些东西
然后有的偶然回来
却变了样子
有的再也回不来了
譬如时间
【陆】
有时候抬杠抬到最后
只是想自己找个台阶下
因为没人给
只有自尊心极强的人才明白这感受
【柒】
时光迷失我的眼
我迷失于时光的尽头
像个小小的孩子
脆弱 不安
想睁开眼
无奈这风太紧 梦太远
【捌】
什么是文艺啊
文邹邹的艺术
写给谁的
自己心里难过
【玖】
如今我一人策马奔腾
夕阳余晖披我身上
我停不下马蹄
寻我的红尘作伴
【拾】
梨园唱晚
梅兰芳飞
我于人间
笑看流年
谁人问我
我自不语
时过境迁
谁牵我手
时过境迁
孰牵我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不懂,那么不用懂;如果你明白,不要讲出来;
每段青春都有个相似的故事,每个人都会找到最终的人。



【壹】
记忆里总有个白衣少年
音容美好,笑声温暖似海浪
微风卷起衬衫一角,柠檬味道
年少轻狂,如此清朗
【贰】
一起笑过闹过的念念不忘
不拉手不拥抱
街角花房,清浅念想
那些年,我们青春不彷徨
【叁】
没有开始的故事也就没了结局
北方南方,各自向往
当时再深也不思量
【肆】
可能从没真正受过伤
也希望有一天能“陪君醉笑三万场”
面朝人海,无尽张望
他在那里呢
【伍】
我爱过的和爱过我的都走了
没有人会原地等待,化为悲哀
不愿说的都说了
不想懂得也懂了
谁受伤了,都受伤了
深深浅浅,情深缘浅
【陆】
是不是我多想念,你多遥远
我也不知道至今在执着什么
也分不清谁是喜欢
累了难过了
想清楚了
想放下了
【柒】
带着心底的秘密继续前行
不远的未来会有我所爱
宽厚肩膀,手指修长
笑声似海,眼神里有阳光
可能重叠了很多人的影子
他的他的他的他的
每个笑容每个动作
都能牵扯出一段心疼
【捌】
如果痛了,就大喊
如果累了,就歇歇
但永远不要停留
不要回头
太阳总在前方升起
温暖的光会抚平伤痕
【玖】
一颗心
是有多累,才这样琐碎
很多很多心情我都丢了
还有更多更多的心情等着装
笨拙的孩子总是太过于擅长幻想
而无法完整表达
【拾】
如果人生是一张地图
我才走过那么一点点
还要多远,才能到达
海角天涯
然后找到他
【拾壹】
可能早就明白
只是不想承认
于是继续伪装
但总有那么个愿望
北方南方,某个远方
风沙星辰,永远相伴

【By凉生中的小音】



【壹】
哪有那么多的天长地久
哪有那么多的偕老白头

多少诺言说说听听忘记
多少岁月轰轰烈烈过去
【贰】
我不是固执的人
我不会一成不变
我想高兴就高兴
我想伤心就伤心
【叁】
话说多了就像吃饱了撑的
你敢不敢打嗝
打出你的真心
【肆】
羡慕那些华丽丽的写手
写华丽丽的文字
回头看看自己的word
其实我写出来并不要谁看
并不想谁懂
我只是简单想写
【伍】
失去过一些东西
然后有的偶然回来
却变了样子
有的再也回不来了
譬如时间
【陆】
有时候抬杠抬到最后
只是想自己找个台阶下
因为没人给
只有自尊心极强的人才明白这感受
【柒】
时光迷失我的眼
我迷失于时光的尽头
像个小小的孩子
脆弱 不安
想睁开眼
无奈这风太紧 梦太远
【捌】
什么是文艺啊
文邹邹的艺术
写给谁的
自己心里难过
【玖】
如今我一人策马奔腾
夕阳余晖披我身上
我停不下马蹄
寻我的红尘作伴
【拾】
梨园唱晚
梅兰芳飞
我于人间
笑看流年
谁人问我
我自不语
时过境迁
谁牵我手
时过境迁
孰牵我手



【壹】
先是一滴,两滴
然后大雨噼里啪啦地落下来
是谁说 天在哭泣
错了错了 他只是很热
【贰】
天空重新变成晴朗的样子
夜晚是安静的
露水 花瓣 芬芳
清新像是重临于此
洒脱地忘记尘埃的陪伴
【叁】
黑猫有双精灵的眸子
闪烁着低调的光芒
让人念念不忘,久久回想
纤细的足腕踏出轻巧步伐
和着某处传来的夜曲
慵懒却不疲倦
【肆】
路灯倏地亮起来
一团一团的暖橘色
映着千家万户的灯火
灯光笼罩着树木
投影在墙上
温暖了整座雨后的城市
【伍】
路人
牵着爱人 或是遛狗
沿着人行道的直线
走走停停 停停走走
没有目的没关系
心情好坏没关系
沿路的霓虹灯像指示牌
指着家的方向
【陆】
一天的繁忙喧嚣
销声匿迹
偶尔响起的汽笛声
也无法打破宁静
车流渐息
不再有成片的车灯扰乱视线
【柒】
蝉鸣 虫飞
温婉如春 珊珊而去
夏天轰轰烈烈的来
像火车冲出山洞
重见太阳 如此美好
【捌】
青峰说 夏 温热
但是今夏
有个凉生 陪伴年华
像雨滴渗入大地
丝凉润滋梦田
【玖】
胡夏唱 会不会有一天四季全变成夏天
不会 但是
有一些夏天 注定永远
哪怕时光搁浅
浮华成空
【拾】
十六岁的夏天
每个孩子都是伤感的诗人
心思多且敏感
默默地 听着寂静之声
空灵胜过一切乐曲
自然之声
纯净之夏
然后那一点点小心事
觉醒 发芽
【拾壹】
一生又有多少夏天
无忧无虑 不悲不喜
我愿珍惜这好光景
捧在掌心
直到老去
忽而今夏的一场大雨
浇灌了夏天温热的灵魂
须臾
不朽
==============

几度秋凉,几许安生
【壹】
天气转凉 树叶变黄
老照片夹在手扎里没人再看
唱针颤颤巍巍划过轨道
唱片磨损 声音扭曲刺耳
粉墙脱落 红砖累累伤痕
时光带走了他们的青春的样子
【贰】
想背上行囊去远方
在沙漠和沼泽留下脚印
抚摸小巷里风吹过的痕迹
青石板是连接梦与现实的路
夕阳让时光短暂地留在墙上
【叁】
有一朵花
并不美艳 甚至尚未绽放完全
花瓣上残留着露珠
细闻有一点芬芳
那是不是我们生活的姿态
初长成
纤细 却倔强
【肆】
总把一些叶子小心收藏
在它们风华正茂的时候
夹入日记本和厚重的工具书
然后遗忘一段时间
几天 或很久
某一天偶然翻开书本 叶片突兀
已经干枯 美丽定格
心中有些欣喜 却也叹惋
夹得住枯叶 留不了岁月
【陆】
可能每个人心底都有个盒子
囚禁着另一个灵魂
它承载着伤痕 眼泪
和无尽的浑噩低迷
我们用快乐和笑容将自己伪装得很好
只是总有一丝一缕的烟雾
扩散 弥漫
没有一发不可收拾
只让你片刻失神
它会消失 却不殆尽
【柒】
属于夏天的最后一场雨
不奔跑 不撑伞
任凭雨水横冲直撞
从发根凉到发梢 从头顶凉到脚底
颤栗不已 却不挪移
像一棵落魄的将枯的树
从心底里发出对新生的祈盼
【捌】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艰难前行
遇到一些人 离开或被离开
某年某月某一天
路转角 街巷口
依稀想起一些面孔
那些年轻到不知天高地厚的脸庞
青葱岁月里的人事物
早已被纤尘覆盖 蛛丝盘结
【玖】
我们把一些时光抛到身后
足迹踏过 面目全非
然后有一天 一阵风吹过
带来一点过去的细小的尘埃
谁迷了眼睛 红了眼眶 流了泪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无人知
【拾】
夏末和初秋略同却不等同
前者带着滚滚炙热 垂死挣扎
后者是渗入心底里的惊慌失措
然后日子从满树枝桠里落下
嬉戏笑闹 洋洋洒洒
九月天蓝蓝 承受不住太多悲伤
【拾壹】
穿上大衣外套 便是深秋的日子
冷冷清清 却不凄惨
躲在城市的角落
做一个不为人知的小透明
恬淡 理性 静默 自知
每天为生活翻新的一页
在平淡的年华里凝望
那几度秋凉 几许安生



    殇           
花开一度又一度
枯木逢几春
美丽落幕剩落寞
伊人自消悴


知道一切已成往事
无可挽回
却还站在来时的路口上
傻傻的等着
等着......


一片痴心碎千万
千千万万洒苍穹
滴滴血泪往下落
透湿了罗衫
透湿了心灵


忘不了
嘴角的一抹笑
忘不了
眼眸那几许温柔
忘不了
指尖那片刻的温存
...  ...


走了
就这样走了
毫不留恋的走了


古道的夕阳
变得那么凄然
冬天的雪花
变得那么惨淡
一树的桃花
是那样的寂寥
满腹的相思
是那样的断肠


曾可泣天地的誓言
现如今吹零的柳絮
满天飘飞着
我的殇。。。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17: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 槃小音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之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我叫鬼缚,三世为蝶,千年为妖。
我的世界,她叫迷洛,一世为人,两世为魂。
我不懂迷洛三生所求的到底是什么,我只是陪在她的身边,与她共度春秋她见过我最丑的样子,蜕变之后的美丽,血与火的折磨,她见过。
我该怎么形容她,温柔似水,亦是骄阳似火。她的笑曾是我的依靠,千年的孤寂使我发疯。她是我的救赎,我想,她就是我的世界。
不管是有温度的躯体,还是透明的身躯,都是我所要守护的。
尽管有如尘世繁华,易烟消云散。
清春,丝草微露,珠水淡甜。
繁华的大都内,普天同庆,红绸满天。
相臣萧家,世代为官,辅佐历代帝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就出生在萧家内院的石榴树上。睁眼的一瞬间,耳中听见的人世的第一个声音是婴孩的啼哭。我莫名的对那婴孩有了好感,这个孩子 和我一起降临尘世,算是一种缘吧。
可笑的是,当时的我也只不过是一只新生的毛毛虫而已。
已是深秋,红枫漫天,落叶归根。
我黏在树上,怔怔的看着迷洛的脸出神。小小的如羊脂玉般的小脸布满的是哀愁的痕迹,属于一个七岁孩童的愁绪。当时的我读不懂她的感情,但我能读懂她的表情。只是一眼,便知哀乐。
七年中,我一直在她的身边,以一只毛毛虫的姿态。但我晓得,迷洛——是我倾尽这一世所要守护的人。
可能是缘分的注定,迷洛于我,也有一种灵犀。
暖暖的冬风拂过迷洛的脸。我在树上看着她,身下的软趴趴的脚支撑着我的身体,我自从出生起便维持着这一种姿势。没办法,毛毛虫不能像狗一样用一半的脚立于大地,这样会让人觉得自己看见了鬼怪。
呵,我又何尝不是鬼怪的一种呢,没成型的妖,就是最低等的鬼怪。
我相信上天的一种冥冥注定,这种接近惊悚的缘分让我屈服于“注定”这两个字。
迷洛刚刚会走的时候,正值春天,那是万物复苏之时,当然少不了我这只小小的蝶妖。就在我拖着肥胖的身体蠕出树洞的时候,该死的巧,我掉在了萧大小姐的肩膀上。
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想,心里只有一种喜悦,是那种,蝴蝶见到花蜜的喜悦。
可是她身边的丫鬟们都吓白了脸,大声的叫嚷着。而我的小迷洛呢,她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把我捉了去,放在了她的手心里。黑玉亮的瞳眸直直的瞅着我,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很是好笑。
“啪嗒啪嗒”,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她的口水已经浇了我满身,因为虫子的眼睛实在是太小了,以至于她看不减一只虫子眼里的欣喜,和对她的唾液的恶心。
大概是看够了,迷洛蹒跚地走到树前,毫不温柔地捏着我,把我的身子放到她尽全力才能碰到的地方,然后看着树上的虫,傻呵呵的笑。
小**,我的脑海里仅有的三个字。我缓缓地爬着,只为了让耳边盈满迷洛童真的笑声。
元鼎五年,太子登基,萧氏长女迷洛,已将许太子一世,新帝与帝后一起即位。
民间有传,萧氏相臣,世代兴盛;长女迷洛,红妆伊人。
迷洛这一年十五岁。我已成茧,落于她的掌心。
“鬼缚,”迷洛把我捧至眼前,用嘴唇轻碰茧的外壳,“御天对我用情至深,可是我不想嫁。”
我从混沌之中张开眼,透过层层茧丝看着她。迷洛眼中的愁思和一抹刻骨的爱恋让我惊觉,她已不再是那个将口水洒满我虫身的奶娃娃。
【 成茧 】
深雪掩埋春种,我蜗居在树洞里,百般无赖的想着迷洛她有没有记起来童年时落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毛虫。我傻傻的想,然后再傻傻的笑,就连树里的蚯蚓有的时候都不从我的身边经过。它们说,树洞里有一只快要结茧的蝶,成笑痴了。
时间是迷洛手中的沙,一点一点从她白皙的手掌中消逝。
自从我的肚子里有了点笔墨之后,便喜欢把所有的事物上都加进迷洛二字。即使在枯燥的生活中,有了迷洛也甚是美好。
时间流过,我亦变化。
八月是火热的炎夏,我蜷缩在茧里,等待着新生。
之前的我从未期盼过破茧。因为当我还是一个胚胎的时候,我看见过那些破茧的她们的痛。只有那一次,我厌恶我的身份。
“琉璃,你看这是什么啊?”清脆的声音,我有了一点清醒。
“小姐,这是个茧,蝴蝶的茧。”
我听见了迷洛的声音,睁开眼,拖过层层的茧丝看向外面,迷洛的眼睛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当时这个心啊,简直高兴到了一种地步。
“拿回去,我要养着它。”
软软的小手并不温柔地握着我的外壳,殊不知那里面被包围着的我,带着暖暖的笑,沉入了梦乡。
是不是只有被温暖包围着才知道什么是快乐,我知道,在迷洛的手中的我是快乐的。
=======================================================================
江城子-王弗
文: 槃小音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前言




          我想每个遇见苏轼的人都是留恋的,正如我,即使过了十年,也还是不愿割舍。
          我是王弗,苏轼死了十年的妻子。

          初见他是一个明媚的中午,我给父亲送饭,路过唤鱼池忽然听到一个兴奋的声音。唤鱼池是书院中听的一个大水池,池中有锦鲤,我以前经常为他们食吃,久了,我就给它取名唤鱼池了。我就在路过那时听见有人说:‘这碧池甚好,锦鲤也甚好。’
           我无意间的回头一看,就看到了池中腾跃的锦鲤和池边满眼兴奋的苏轼。他仍旁若无人地说“池中配鱼,鱼跃池中,真是妙哉。这池子该叫唤鱼池。”他忽的一抬眼,正对上我惊讶的目光。我立刻脸红的逃开了。
            从那起,夜半不成眠。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关注他。开始听说苏轼有多么的才华横溢,开始听说苏轼喜欢在幽静的草原上静思,读书,像是书院靠山的草地上.......那里是我常和丫鬟采花的地方,满眼的细草微风,耳边传来溪水潺潺,抬眼一望便是青山如黛,还有群华中飘着的一丛丛乳白的飞来风。那么......
             我终于在那里看到他。我紧张的躲到树丛里,看着他在不远处的草原上躺下。
             我第一次审视他,凤眼狭长,鼻梁坚挺,他微扬的嘴唇好像无时无刻不是开心的。个子也很高,却不想他人那么消瘦。。
             “小姐,你最喜欢的飞来风花开了。”忽然,丫环在草丛中惊喜的对我喊...我吓得登时就站了起来。他闻声坐起看向我。我尴尬的看着他,顿时感觉吹来的风特别冷。。发丝凌乱间,我看见他在冲我笑,那笑容渐渐扩散,扩散到我的周遭,可以让我又温暖起来。。
               后来到了父亲的寿宴,他和同窗一起来祝寿,父亲最是喜爱他,不论什么话题,俩个人都可以很投机的聊起来,边喝边聊,渐渐的熟络到聊到自己的家庭。我听到他说他的父亲和他的弟弟,我看着笑着听着父亲说弗儿如何如何......然后他就喝醉了,临睡前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先生寿辰快乐、福如东海......”
                他被父亲安置到西厢的客房,至夜,我躺在床上,不时看看窗外的月亮,又看看屋里微弱的烛光。我一直在想他,下个我为什么,什么时候无法自拔了。那么我接下来又要怎么办?直到我全身躺的酸痛。我又开始在屋子里乱逛,蹲到梳妆镜前,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双眸如星、发丝凌乱的拨在身上,纤弱无力。我坐在凳子上,对着镜子梳头,想着,怎样,是他喜欢的,他。。。喜欢这个王弗么?
                 忽然,从窗户外面不知道飞进来什么东西,掉到了我的身前,我惊呼的后退了一步,安静下来后仔细地一看,是一簇飞来风,还没有完全开全的花苞。是他、、是他上次听到我最喜欢飞来风...
                  原来。。是的?
                  一年后、我嫁给了他。也终于,感受到了,一个女子,披着红盖头将为心爱人之妻时,是何等的喜悦。。
                  从那以后他读书时,我就陪在身旁:当他有遗忘是,我就可以从旁提醒:他偶尔和我讨论书籍时,我也可以答上一二......情深意笃、恩爱有加
                  清晨、我对着镜子梳头,他静静地走到我的身后,拿过我手中的梳子帮我梳。他说:“苏轼一生得一真心人”
                  我从镜中看他:“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我有是有多幸运可以有你
                   即使我们只在一起十一年、
                   在我即将化为幻灭的最后一刻,我请求再看他一眼。于是我出现在了他的梦里。一切都是我们刚在一起时的模样。我们的屋子里,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我在梳妆镜前梳头,然后静静的回头看他,可是、我们却都哭了。我微笑着,泪一滴一滴从眼颊滑过。他也满面泪痕的看着我。我们静静地对望,静静地流下眼泪。
                    我在最后的最后送你一个梦,为了谢谢你让我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什么是此生不换。如果有如果,我有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地希望,我是陪你终老的那个人
                       泪千行      明月夜     短松冈
==========================================================

阴雨天、艳阳天
街巷永远充斥着树香和花香。
永远的少年、永远的少女。
白衬衫的少年臂弯里托着百合花,路边流过的是炫红的玫瑰。
少女的蕾丝裙飘着桑叶,手中的橘子花溢着纯洁的色彩。
台阶的尽头是少年和少女的,他和她的墓碑。
  少年浅笑、温柔的双眸看着照片里同样年轻的脸庞,百合年复一年地落在他的眼底,洁白的花朵昭示着他——  好似永远有着飞扬的笑容的少男的脸,清幽的回忆起少年与他生前的繁华。
  提起裙摆的少女轻巧的靠在她的墓碑边,复似往昔,俩个少女浅笑低喃地诉说着什么。少女的嗓音混杂着橘子花香,围绕在她的身旁。
   不远处,大海的波浪为他和她,他和她舞起双臂,传递着心意。
   “你在天国不用担心我,我会守着和你的一切,依然安好。”
   远方的回音来自天国,云彩是翅膀,挥动着从天国带来的温柔浅笑。
    人间、天国
     这就是爱——超越生死

       他们一起去天国的那一天——情人节
                                                                        

                                                          文: 槃小音
===========================================================================
【一】 我是这个故事的旁观者,却不由得置身其中,为它流泪、为它鼓掌。请你细细看完、并把感受告诉我。
【二】树荫下,光斑调皮的来回跳动。紫色不知名的小花在阳光的沐浴下散发着一缕忧伤,它注视着不远处的一只和蔷薇嬉戏的白蝴蝶。白色的蝴蝶,它那么美丽,那么洁白。阳光下的白翅膀,白得耀眼,白得炫目。而自己平淡得不能再平淡,淡淡的紫色,淡淡的芬芳,淡淡的忧伤,淡淡紫色为炫目的白色而忧伤。它多么希望,有一天,它可以为那只洁白的蝶奉献,奉献一点点花粉:他可以让它快乐,让它在自己的花瓣上舞蹈,它就这样的想着。在温暖的午后,蝴蝶依旧与高贵的蔷薇嬉戏。消化只是幻想,幻想。自己太卑微,怎么配得上优雅的白蝴蝶。平凡的自己,连为它奉献的资格都没有。有时,下起小雨,微凉的雨水冲刷着这幅清新的画面,蝶张开双翅,为蔷薇撑开一把洁白的雨伞,为蔷薇挡雨,蔷薇依旧高贵的笑享受着小花一直渴望的眼睛。蝴蝶的翅膀太过柔弱,有时会被打折,蔷薇在笑,小花却心痛的流泪,混合着雨水,从花瓣上落下,只有泥土尝到了那泪水的咸与苦。它就是那么卑微,只能在角落里,看着美丽的白蝴蝶。看着它笑,看着它痛。一天的暴风雨,蝴蝶再也抵挡不住暴风雨的肆虐,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狂风吹着它柔弱的翅膀落到小花下面。小花第一次与蝶说话:“来、到我花瓣下面”蝴蝶却没有力气飞上去。于是,花儿拼命的扭动身躯,在暴风雨中,浅紫色的碎成花瓣耳朵一片一片的落在了蝴蝶身上这次,它为它爱的蝴蝶遮风挡雨。蝴蝶闻到了一阵阵淡淡的花香,自己洁白的身体上。覆盖着浅紫色的花瓣。柔弱的花瓣,为自己挡掉了冰冷的雨点。花零落成片片花瓣,虚弱地说:‘蝶,你飞舞在花丛中的样子真美’蝴蝶轻声说:‘如果,我还可以跳舞,我将,为你起舞’‘可是,我们没有机会了’

【三】我是一片绿叶,衬托着一朵浅紫色的小花。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傍晚,它用自己的身体为一只纯白的蝴蝶遮风避雨。之后,雨过天晴,我总会看到一只洁白的小花,在花儿落下的地方,翩翩起舞。我也哭了,一滴苦涩的泪渗入大地,祭奠那朵不知名的淡紫色的小花。
开落在幽谷里的花最香,无人记忆的朝露最明亮,你梦过绿藤缘进你窗里,金色的花坠落到你的发上,你为檐雨说出故事的感动,你爱寂寞,寂寞的星光,走近你诉说的世界,又像那日,春暖花开。
                           文: 槃小音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17: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槃小音 于 2012-12-18 17:52 编辑

随笔杂谈


你也许也是这样。小学毕业时一团人抱在一起哭的死去活来,中学毕业时拿着留言簿到处找同学写留言,大学毕业独自静默走完校园,三两告别的话,此后便了无音讯。人生都是从复杂到简单的忘记用语言动作来表达丰沛情感,单薄时间支撑起的回忆总不敌前程来的现实汹涌,于是最后索性独自走一程,再没有了言语。当初你抱着哭的死去活来的人,现在已经再也想不起姓名;当初怎样也舍不得收起的留言薄,在一次次的搬家中也不知丢在了哪里。当初离开大学校园,信誓旦旦说着以后一起打拼的好友,如今只有结婚生子时会礼貌性的电话通知。我们愈渐地封锁起自己,尽一切努力躲开身外的无谓瓜葛,探头探尾的生活里只有自我和自我前程,也并不认为这样的包裹是可怜。于是在某个我们认为的成熟时刻,会做出一副冷静沉默的态度,作为对懵懂青春时期玩世不恭与盛气凌人的剥离。对所有争议的事物保持沉默,对天气新闻保持沉默,对曾经深深爱过的男孩子保持沉默。是知道很多事情,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改变分毫。成长成熟以后才能懂得的静默力量,从此变得不善言语起来。于是,每一天都有了新的改变,自己与自己抗衡斗争而已。然而你懂得生命的时光越来越短,能真正进入心里的人越来越少。曾经根深驻扎的,也慢慢剥离了根系,浮出了属于你的生活轨迹。在某次习惯性的告别之后,也许就真的再也不见,从此再无任何交集。又有谁没有经历过这样来不及告别的告别呢。越来越珍惜起身边的人,那些为了你甘愿停下脚步陪伴的人。或者,我们终其一生寻找的,不过是那个甘愿为你停下的人。只有年岁愈长,才能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善良于生活所赋予的良知。正是在青春动荡的时节下,位置是人之相处的起始和目的,日子也渐渐酝酿在日益成长的细致里。如果任何一段旅途,都是一条主动选择或被动带领的道路,那么它承担着的便不该有坚韧静默的调子,我在中学时候告诉过朋友,如果允许,是必定要做甲方的。话语权是任何时候都能主宰生活方向及质量的根基,年轻时我们倾尽全力博得的掌声,不过是为了保持与生活相持的节奏而已。沈从文先生的一段话,愿以此共勉。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

看法:
初次看到这篇文章时,我想到了老胡说过那句云在青天水在瓶,我想胡歌的想法跟我应该是一样的。情感、生活、朋友,不管以前如何如何,随着时间,一些事情的改变,也都改变了,淡忘了。
文章作者引用了一句沈从文先生的话,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也走过很多路,遇到很多人,做过很多事,但是我没有他的幸运,我还没有在正当时间爱过一个人。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遇到他,与之共勉。
我在寻找着那个甘愿为我停下的人,如今在哪。

大家呢?那个甘愿为你停下的人,如今在哪。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7 09: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诉说的世界,又像那日,春暖花开。

占沙发。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7 11: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音你的文笔真好内~~(ps刚想发来着,又接到邀请,重打一遍。。。)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7 11: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璃若雪薇 发表于 2012-10-7 11:33
小音你的文笔真好内~~(ps刚想发来着,又接到邀请,重打一遍。。。)

都赖我。。电脑抽了。

点评

给她写歌词哇,嘿嘿,积分多吧,应该还有哦  发表于 2012-10-7 11:53
木事木事,我没有怪你啊,都是电脑,我这儿也出问题了= =  发表于 2012-10-7 11:3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8 17:05
  • 签到天数: 36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2-10-7 11: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到邀请马上来啦,真有才
    宝要是出EP专辑啥的,你记得要投稿

    点评

    你积分肿么这么多了。。  发表于 2012-10-7 11:50
    真哇。。宝出专辑。能用我的文章。。。。  发表于 2012-10-7 11:5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7 12: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赵 于 2012-10-7 12:07 编辑

    要不要这么有才〒▽〒

    先马着,补完课回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冀ICP备17004649号-2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 2018-6-18 13:47 , Processed in 0.201620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